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惹爱成瘾 > 第六百九十四章 不想让你再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轻轻蹙了蹙柳眉,“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已经终止了言情首发{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klxsw言情首发”“那是你的以为!我有说过吗?”

  “可是……你不是都要结婚了吗?”许轻轻不安的抬眸看他。

  那是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心疼。

  龙牧野想要伸手去抚触,最后还是冷然制止,“我要结婚了?我为什么不知道?”

  “是姐姐说……”

  她说道这里就顿住了。

  许轻轻仿佛想明白了事情。

  龙牧野没道理说话骗她,而那个骗她的人,是许温柔?

  许温柔故意说来给她听的,让她以为龙牧野即将跟许温柔结婚了,所以她才会心灰意冷的离开,而这样也达到了许温柔的目的,成功的赶走了许轻轻?

  明白了这件事情,许轻轻忽然就有些无力,退了一步说道,“反正你迟早都要结婚的,所以我想提前结束我们的关系。”

  “你说提前就提前吗?许轻轻,你觉得你有说话的权利?”龙牧野冰冷的问道,寒眸冷冷的看着她,仿佛要将她撕碎一般,“当初是你,主动爬上了我的床,所以这场游戏,你没有说over的权利,你明白了吗?”

  “你……”

  许轻轻是真的被吓到了。

  脸色变得很难看,也很难受。

  龙牧野说得没错,当初她是用了手段爬上了他的床,为此还被龙牧野嫌弃了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不惜差点将她送给了龙夜爵。

  但后来他没再那么做,而是留她在自己身边。

  许轻轻曾经误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可后来才明白,那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自己在龙牧野的心里,等同于情妇,或者床伴的关系。

  就像现在,他都当这是一场游戏。

  尽管现在还没结束,但终究有结束的那一天,她怕那一天,自己会被伤得体无完肤。

  所以许轻轻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冷静之后,再开口,“三爷,当初的事情是我不对,我给你认错,你责罚我也好,打骂我也好,哪怕将我驱逐出江城,我都认了,能不能就此放过我?”

  “惹了我还想我放过你?许轻轻,你到是很会做梦!”龙牧野狠戾的说道,伸手一把抓过了她,捏着她的喉咙往后推去。

  许轻轻被他卡主喉咙,只能不住的往后退,直至到了墙壁,再无退路。

  而龙牧野已经跟进,几乎贴在了她的身上,将她重重的抵在了墙上,眼神狠戾到了极致,“我都跟你说了,游戏既然是你说的开始,那么什么时候结束,得由我来说!”

  许轻轻绝望的闭上眼睛,“那三爷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

  “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放过你,你最好看清楚这一点事实。”

  听到这样的话,许轻轻是真的绝望无力了。

  捏着喉咙的手越来越紧,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了,耳朵开始轰鸣起来。

  那一刻她除了窒息,便什么都感觉不到……

  在她陷入黑暗的前一秒,龙牧野松开了手,大量的空气涌入,让她剧烈的咳嗽起来,狼狈的滑座在地上。

  而龙牧野还是那么倨傲的站在那里,冷艳看着她的狼狈。

  许轻轻一边掉眼泪一边笑,“看来我是躲不过了,你注定是我命中的劫数,我认命了。”

  她这算服输的表现,可龙牧野却很不满意。

  明明她都服输了,可他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甚至还有着腾腾的怒火,这让龙牧野十分不悦,不想去细想这陌生的怒火,龙牧野直接将她拉了起来,往怀里一带,密密实实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

  他的吻向来很有魔力,总是能勾起她的反应。

  许轻轻只是抗拒了一下,就失去了抵抗力,沉沦在了他编织的牢笼中。

  这个吻,时隔半个月,龙牧野却想念得紧。

  一切变得不可收拾起来……

  许轻轻知道,这是万劫不复,可她却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谁叫她爱上了龙牧野呢?

  爱上了,就注定要万劫不复。

  ***

  卢导以往的电影都是侧重男主,这一次新电影却侧重女主,引起国内外各家媒体的注意。

  剧组为此做了十分严密的保密流程。

  这其中以许轻轻跟楚临湘为重点保护对象。

  每天早上,都会有专车来酒店接人,司机小风按照惯例上楼去敲门,并叫道,“轻轻姐,你起床了吗?我进来了哦。”

  许轻轻的房间是套房,一般外面是客厅,小风都是直接进去,也不会发生什么尴尬的场面。

  就算偶尔有一些凌乱的衣服丢在地上,却都是一些外衣。

  但这一次,小风一推门进去,就发现了不对劲!

  地上有凌乱的衣服,并且不止是女装,还有男装……

  甚至还有贴身衣物,小风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吓得赶紧退出了房间,不安的来来回回走动着。

  他跟了许轻轻也有半年了,也知道她跟龙三爷的关系,但最近两人不是分手了吗?

  那意思是说,房间里的男人不是龙三爷?

  这个发现,让小风简直满头大汗。

  完了完了,如果里面的男人不是龙三爷,那若是让龙三爷知道,他跟芳姐都得咔嚓掉吧?

  小风吓得赶紧给徐芳打了电话过去,“芳姐,救命,救命啊!”

  徐芳被他叫得一脸黑线,“怎么了?怎么突然就叫救命了?”

  “轻轻姐……红杏出墙了!”小风豁出去的说道。

  徐芳,“……”

  三秒钟后,电话里响起了徐芳的咆哮声,“你他妈在给我说一次!许轻轻干什么了!”

  “芳姐,你,你轻点,我耳朵都聋了……”小风苦逼的说道。

  “少废话,快说!”

  “轻轻姐好像红杏出墙了……”

  “她现在在哪里?!”

  “酒店啊……”

  咔嚓!

  电话被徐芳切断了。

  小风缩了缩脖子,心想完蛋了,他会不会被芳姐给解决了?

  不过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死在芳姐手里,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神马的……

  小风开始为默默为自己点蜡烛了。

  十分钟后,徐芳杀到了酒店。

  小风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芳姐,一点都不高冷,一点都不优雅,一点形象都没有!

  头发乱糟糟,妆也没画,甚至还穿着睡衣……

  看样子刚才她还在睡觉,听到他的汇报,就立马杀过来了。

  “人呢?人在哪里?”徐芳急匆匆的问道。

  小风颤巍巍的指着房间,“还在里面……芳姐你息怒啊。”

  “闭嘴!房卡!”

  小风赶紧将房卡递过去,就缩在一旁不敢说话了。

  徐芳还深吸了一口气,才打开门进去。

  房间里的景象,叫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死丫头真的敢给她出轨!

  徐芳的心里也就两个字可以表达了,完了。

  她拾起地上的衣服,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最后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喃喃的道,“完了,终于被这死丫头给害死了。”

  小风深表同情。

  两人就这么沉默的在房间里坐着。

  过了大概十分钟,卧室的房门终于打开了。

  许轻轻穿着睡衣走了出来,一手慵懒的揉着乱糟糟的头发,眯着一只眼睛看了看房间,最后惊讶的问道,“芳姐,小风,你们怎么来了?”

  徐芳跟小风都是一脸沮丧的模样看着她,弄得许轻轻有些莫名其妙。

  顾不上洗脸刷牙,便走了过来问道,“你们俩怎么了?芳姐,你这形象……是地震了逃出来的吗?”

  “死丫头,你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徐芳缓过劲来,一边骂一边想哭的样子。

  “我怎么就害死你了?”许轻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芳姐,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你也知道?”

  徐芳没好气的说道。

  可许轻轻自我反省了一下,发现自己最近都挺乖巧的啊,怎么就给她惹麻烦了?

  “芳姐,你是不是做梦梦游了?我最近都很听话好吗?你别自己吓自己啊。”

  “你屋里藏的野男人是谁?快说!我得先把他杀了,再去自首!”徐芳站起身来,红着眼愤怒的说道。

  许轻轻更加莫名其妙了,“什么野男人啊?”

  “轻轻姐,这是男人的衣服吧?你房间里有男人吧?芳姐说的野男人,就是他呀。”小风好心的提醒许轻轻。

  许轻轻停顿了半响,脸上浮现黑线。

  感情这两人以为她房间里藏了野男人?

  呸呸呸,什么野男人啊,她哪里来的野男人?

  “芳姐,你说你要杀了里面那个人?”

  “对!”徐芳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先杀了他,再杀了你,然后自杀,这样黄泉路上也就不寂寞了。”

  许轻轻抖了一下,“好血腥,不过你先去杀他吧,我会谢谢你的。”

  许轻轻无比轻松的去找衣服去了。

  助理阿米将她的衣服都挂在了客厅里,很长一排,她在那儿无比轻松的挑选起来。

  差点没把徐芳给小风怄死。

  徐芳看了看紧闭的房门,最后还是豁出去的打算推门进去看看。

  就算要死,也想死个明白。

  在她要推开门的前一秒,许轻轻才适时的提醒她,“芳姐,别怪我没提醒你哦,你推门进去才会死无全尸。”

  “什么意思?”徐芳跟小风同时问道。

  许轻轻耸了耸肩说道,“因为里面那个人会杀了你们呀。”

  “野男人还嚣张了是吧?”徐芳怒不可遏的说道。

  许轻轻大笑起来,笑得很没形象,“芳姐,如果他听到你称他为野男人,你也会死无全尸的。”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徐芳愤愤的说道。

  说完作势又要去推门,这一次却被小风给拉住了,“芳姐芳姐,你看那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