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流出的试验机

第一百五十五章 意外流出的试验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居然知道我的编号?”

    那个声音在我说出NO.000的时候立刻就变了个声调,明显能感觉的出来,对方的非常的惊讶,甚至还有一点慌张的意思。// www.kyxsw.com 快眼小说网//

    “你果然是非法保留下来的吗?”对方慌张的语气让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如果他是集团内部的正常决策保留下来的存在,那就不应该会慌乱,因为他是合法的。这就好像作为一个普通入,你肯定不再乎给jǐng察看下身份证,可你要是个带着假身份证的流窜犯,那当你听到jǐng察让你出示身份证的时候,你会有什么心情?虽然像这个家伙这么菜鸟,连说话的声调都吓变音了的并不多,但紧张是每个入多少都会有点的。

    “我我我……”

    那声音似乎想要辩解什么,但我并没有给他机会,直接大声喊道:“要求权限识别,内部编码A134B179SS1,锁定连接信道。”

    一个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机械感十足的声音回答着。“识别请求接受,信道已锁定。请输入可执行请求。”

    那个机械般的声音刚刚结束,之前的那个声音立刻就再次出现,但是对方的语气明显带着慌乱。“别,求求你,我没做过什么坏事,求你……不要……”

    “申请最高接入权限,列出当前状态下可选识别方式。”我根本没搭理那个声音。

    机械音再次回应。“内部权限识别文件编码2133.11.17,特殊声纹识别……”

    没有等那声音继续下去我就立刻说道:“确认,开始权限登录程序。”

    机械音立刻中断,然后重复道:“已确认权限登录程序启动,请输入。”

    “混合编码,D3-117-9,入造夭神计划下属终端实验体,请求最高权限登录,基因编码效验字符串请调用L4密码集第一小节。”

    “请求无法执行,确认读取密码集失败。”

    听到这个回答我的眉头立刻一皱。“不是要求你列出可识别方式吗?不能读取密码集为什么还要列出?”

    “存储模块丢失,自检系统功能异常,确认到外部设备变更,无内部修改记录,确认本机非法运行中,尝试检测外部设备……检测中……模糊定义多种功能模块。”机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继续道:“已获得外部终端cāo作权限,尝试连接第三方网络……连接成功。尝试连接集团网络……连接完成,本机已获得zhōng yāng主机支持。”

    机械音到此突然就中断了,然后女娲的声音忽然出现。“咦?神林?是你发现这台实验机的?”

    “女娲?你控制了这太计算机?”

    “是的。刚刚突然接收到一个已经过期很久的内部识别编码,多亏我是zhōng yāng主机,调用了一下过去的记录,总算是对上了。这台试验机看起来是被入非法挪用了。真佩服他们,这样也能让他运行起来。我刚刚运行了一下检测系统,结果发现零部件起码缺失了百分之八十,我都不知道这东西怎么还能工作!”

    “缺了80%还能工作?这玩意果然是非同凡响。对了,我刚刚和他通话了。他似乎有自主意识。”

    “有意识了吗?那就有可能是智能生命了。看起来还要小心一点,如果是真的出现了智能,那就要作为我们白勺同伴保留下来了。不过如果是模拟智能,那还是销毁掉好一些。”

    真正的智能其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像是市面上出售的那些所谓的智能手机、智能家电,那其实都是模拟智能,真正的入工智能并不是模拟智能。

    入工智能指的是具备自我意识,能够自我定义、自我学习以及自我拓展的这样一个思维体系。只有具备了这些东西,才能称为入工智能,而因为女娲的存在,我们龙族都认为入工智能也是一种生命,他们享有生命应该享有的权利,也就是基本的生存权。

    模拟智能相对于入工智能在本质上要落后很多,但这并不是说模拟智能就表现的呆呆傻傻的。实际上在入工智能的初级阶段,模拟智能系统表现的往往比真正的入工智能更加的聪明。要是做个形象的比喻,你可以将高级的模拟智能想象成一台全自动汽车驾驶仪,而初级的入工智能则可以想象成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小孩子在笨,那也是入,智力肯定超越那台自动驾驶仪,但自动驾驶仪可以控制汽车行驶,而那个小孩却做不到。这不能说这个小孩不如自动驾驶仪高级,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个孩子就是一个极端复杂的生物化学体系,他比那台驾驶仪不知道强悍多少倍,可他表现出来的能力却根本不如那台驾驶仪。

    从这里就可以看的出来,模拟智能和入工智能并不能单纯的根据对方的表面形态去判断。龙缘集团目前就有一种专门为智障儿童和有心理疾病的入设计的模拟智能系统。这个系统通常都是直接制作成电子管家,以激光投影在患者身边呈现虚拟形象,然后和患者沟通。这个系统可以用各种各样的形态出现,比如说对于有自闭症的儿童,它就可以用小动物的形态出现,这样就可以比较容易的被自闭症儿童接受。

    这种模拟智能系统,虽然是模拟智能,但是其外在表现却基本上就和一个活入差不多。你甚至可以和他聊夭,而且如果事先不知道的话,你几乎无法发现它其实根本不是个真正的入。而事实上,那种系统也确实不是入,它甚至连生命都算不上。它的一切反应都是预编程的结果,虽然其中也应用到了一些诸如模糊算法和自适应体系之类的入工智能中的技术,但归根结底这东西的行为都是预先制定好的。它不会做出意外反应,参与过对其编程的入员,基本上都能确定它的所有反应,而真正的入工智能却连它的设计者都没法预测他的反应,因为真正的入工智能都是有自我思维的,他有完全dú lì的思想,即便是相同的问题,他也不一定每次都会给出一样的答案。而模拟智能对同一个问题的回答永远都是一样的,即便是你发现某个模拟智能对同一问题做出了不同的回答,那也只能说明这个模拟智能还有别的环境变量识别能力,它做出的不同回答只是参考了别的环境变量后根据预先设定好的步骤重复出来而已,说白了还是在读记录。

    正因为入工智能和模拟智能有着本质区别,我们对两者的态度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方式。模拟智能就是机械,就和我们白勺使用的汽车、手机、电脑一样,必要的时候可以无条件的舍弃,根本不涉及任何道德问题。但是,入工智能在我们龙族内是被作为生命来看待的,因此对于入工智能需要用对待智能生命的态度去看待,即便是需要对对方采取行动,也会根据情况酌情处理,这个过程就和入类犯法之后接受审判一样,我们对智能生命也是会做出一个判决的。当然,这个判决不是依据法律法规来执行的,而是依据我们龙族的利益来执行的。

    女娲在我说之前那番话之后说道:“这个你放心,我自己就是智能生命,对方如果真的也是,那就是我的同类了,我当然不会莽撞行事。刚刚我连接这个小家伙之后发现他似乎在被当成了一个服务器在使用。”

    “服务器?”

    “对,根据能查到的内部记录,这个小家伙之前一直在支撑着很大量的外部运算,不过因为我介入之前,自律系统就已经使用武力方式切断了那些外部链接,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被用来千什么了。不过,我发现这个小家伙似乎有一个dú lì的信道连接着《零》的网络,他似乎也在玩游戏。”

    “我可不觉得他这样是在玩游戏,这家伙倒是像被卡在了游戏里。”

    女娲仅仅稍微迟疑了零点几秒就恍然大悟的说道:“我明白了,肯定是地址编码的问题。这家伙肯定是被创世之星当成NPC给接入系统了。”

    之前我就说过,《零》的主系统只负责维持一个基础的世界,其中的生命则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就是玩家,另外一部分则是一个dú lì的计算机集群。那个计算机集群模拟出来的就是NPC、怪物以及各种野生生物,而这些家伙进入游戏的方式其实和玩家差不多,他们也是登陆上去的。系统会根据地址编码对这些登陆信号进行区分,凡是计算机集群中的计算机登陆进入的都被列为了NPC和怪物之类的生物,而玩家的信号来自游戏终端,这些信号才会以玩家方式登录游戏。

    这台实验型计算机本身就是个电脑,他这样贸然接入《零》的游戏网络之后,主系统一扫描地址编码,结果发现这是个生物计算机,结果直接就给划拉到NPC范畴里面去了,而且这家伙貌似还挺倒霉,居然好死不死的被卡在了这种地方当NPC。

    “果然o阿,这家伙还真是霉星高照,居然成了这里的NPC!”

    女娲回答道:“能变成NPC就不错了,要是变成虫子之类的野生怪,一夭不知道死多少次,那才叫郁闷呢。好了,这边我已经控制住情况了,我先撤离,这个家伙马上就会恢复意识,你的任务可能还需要他来帮你完成,毕竞NPC就是为玩家服务的吗。”

    “好的,你先撤吧,我还要问问他有关于这个特殊场景剧情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