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腹黑BOSS带回家 > 第341章 情敌打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命运却跟他们开了个玩笑,林雅考上了京都大学,安建豪落榜了,拿到分数的那天晚上,他喝了酒,一个人跑到江堤,对着江面嘶吼,发泄心中的难受。

    林雅跑来,以为他要跳江,死死抱住他,哭着说:“你不要这样,我会等你的,你补习吧,我会等你的。”

    爱情的力量让安建豪放弃了悲观,他决定重新振作起来,好好学习,发誓一定要考上京都大学。

    这天晚上,林雅把他带到了她家里……

    因为父母不在,她洗完澡,又把安建豪拉到自己房里,大胆又止不住害羞地向他敞开了少女的心扉,“阿豪,我爱你,我把自己给你吧。”

    刚刚十八岁的安建豪,望着她美丽又青涩的少女身体,一股热血直冲脑门,他扑过去抱她,吻她,摸她……

    但在最后一刻,他还是克住了**,喘息着说:“林雅,我也爱你,也很想要你!但我想等到明年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

    他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就想激励自己努力考上。

    林雅看他信心满满,而且如此君子,心里更为感动欢喜,她高兴地说:“好!我一定会等你到那一天。”

    一年匆匆而过,第二年暑假,安建豪真的拿到了京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而,他却没有等到林雅的到来。

    他跑到林家,林母说:“不好意思,我们林雅早已经跟京都大少江新洋好上了,他们不久就将订婚。”

    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霹得安建豪呆呆地站在林家门口,半天没有反应。

    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瞒着家人买了火车票亲自赶去京都,照着同学给的地址找到了江家……

    江家很富裕,豪华的别墅,红墙琉璃瓦,连大门都闪着金色的光芒。

    他等了半天,终于看到大门开了,高大帅气的江新洋搂着娇小美丽的林雅从里面出来。

    林雅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笑,身上穿着漂亮的超短裙,还没上车,江新洋的手就在她腿上随意地摸捏着,而她似避非避,脸色绯红。

    安建豪气得从一旁跳出来,跑过去一把拉过林雅,“跟我走!”

    林雅看到他怔呆了,惊慌失措,“阿豪,你……你怎么来了?”

    话落,她清眸立刻浮起了水雾,浑身都止不住颤抖,好像是高兴,又好像是害怕。

    “哪来的臭小子?”江新洋跨步过去,拎起安建豪的衣襟就是一拳头。

    安建豪已两天没有吃饭了,他浑身无力,被江新洋打倒在地上,嘴角流着血。

    林雅扑过来,哭泣着扶起他,“阿豪,你走吧!你快走吧,我……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安建豪不可置信地望着她,眼里满是痛苦与失望,伤心地质问道:“不是说好等我吗?不是说一定要等我的吗?”

    “阿豪……”林雅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江新洋走过来,不屑地瞪着安建豪,“臭小子,你有本事跟我比吗?林雅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还出钱帮他父亲看病,你有什么?我看你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吧?滚!”

    他说完就拉起林雅,当着安建豪的面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地亲住她的嘴,以胜利者的姿态斜睨着安建豪……

    安建豪胸中燃起愤怒的火焰,他从地上一跃而起,抓住江新洋的胳膊,愤恨地挥给他一拳头。

    江新洋人高马大,头一偏,拳头从他耳边呼啸而过。

    但安建豪的行为惹恼了他,任着自己力气大,他抓住安建豪占了上风,拳头就像榔头似的打在安建豪的肚子上。

    那“咚咚”的响声震得林雅脸色惨白,她吓得大哭,扑过去抓住江新洋的衣服,叫嚷:“别打了,你放手!别打了!”

    江新洋没停手,林雅一时无措,眼见安建豪被打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她嘴一张,一口咬在江新洋的胳膊上……

    江新洋这才停了手,松开安建豪,他怔怔地望着哭泣的林雅,“你疯了?难道你爱的不是我,是他?”

    林雅摇着头,泪水飙水,“你放了他,放他走,要不然……要不然我死也不会跟着你的。”

    江新洋抚着被咬疼的胳膊,气咻咻地瞪了眼安建豪,随后手一挥,“滚!以后别让我再见你!”

    安建豪拉起林雅的手,痛心道:“阿雅,跟我走,我们走!”

    林雅抽回手臂,边哭边说:“你走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我喜欢江新洋,他能给我喜欢的一切,而你不能。”

    江新洋得意地一挑眉,搂住林雅冷笑道:“听见了吧?是女人都喜欢钱!穷小子,我看你还是等以后赚了钱再想女人吧!”

    话落,他打横抱起林雅,低下头,暧~昧地在她胸前拱了拱,然后笑声猖狂,抱着林雅上了一旁的小车……

    车子开走了,安建豪痛苦得趔趄着脚步追了一段路,最终,他停下来,捂着疼痛不已的肚子,睁着发红的泪眼,绝望地望着车子在眼前消失。

    转身,风吹起了他凌乱的头发,也吹散了他眼角滚下来的泪珠……

    回家之后,他就要求父亲把他送到国外读书,而他也以优异的成绩被伦敦的一所大学破格录取。

    这一去就是十年。

    如今,他再回到江滨,已经不再是江新洋眼里的穷小子,而是安氏酒业跨国公司的大老板。

    他有的是钱,但没有女人。

    回忆到此,安建豪暗叹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酸痛,低声劝道:“阿雅,生命是你自己的,许多事并非因为你想结束生命而改变,你还有个女儿,多为她想想。”

    林雅哭得异常伤心,泪水把安建豪的胸口衣服都打湿了。

    她忍受了这么多年,思念了这么多年,此刻,她终于可以抱住自己的初恋放声恸哭,把心中的苦闷,悲伤,思恋都化作泪水哭出来。

    原以来这辈子都见不到安建豪了,却不想前几天他会回来,而且还是单身一人。

    他见了许多高中同学,唯独没有见她,她从男同学那儿要到了他的电话号码,犹豫再三,于前几天给他拔了电话,说自己想见见他。

    但安建豪拒绝了。

    林雅很清楚,安建豪在意她是个已婚女子,单独见面怕别人说了闲话。

    她也想克制住自己的感情不去见他,提醒自己——

    你和安建豪的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

    然今天晚上,江新洋却带着两个女人回家,当着她的面与她们打情骂俏不算,还当着她的面在卧室里与她们交缠。

    她受不了,骂了江新洋一句后却被甩了一巴掌,绝望的她跑出屋,决定一死了之。

    可站在江堤上,她突然想起了安建豪……

    “阿豪,我想见见你,想见你最后一面。”还是没忍住,她给安建豪去了电话。

    “你在哪里?”安建豪问。

    她哭着说:“你再不来就见不着我了,我在你以前伤心时最喜欢去的地方。”

    安建豪当即回答:“你别乱来,等我!你等我!”

    就这样,她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初恋男友,终于能抱住他大哭一场了。

    “阿豪,阿豪……”她从安建豪胸前抬起泪脸,悲凄伤心,啜泣道,“我也不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可这样的生活我怎么过下去?他根本不放手。”

    安建豪看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了,遂轻轻推开她,从裤袋里掏出一块手帕递到她手上。

    “你可以起诉离婚。”

    林雅抽噎,“他会打我的。”

    “你就那么怕他?”

    “是,”她点了下头,泪水盈盈,“如果不怕,你那年来找我,我就会离开他了,可就因为怕,我才不敢,他家有的是势力财力,惹恼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安建豪听完冷冷一笑,“这个社会又不是没有法律!他再横能横得过法治吗?”

    “阿豪……”

    “回去吧,你还年青,别做傻事。”安建豪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动作看起来非常亲密。

    萧亚琳站在一棵树后,看那个穿白色裙子的女人再次靠上安建豪的胸口,然后依偎着他走到安建豪的小车旁,俩人一起上了车。

    萧亚琳的心,蓦然像倒进了一瓶醋,酸得让她打颤。

    用力地抹了下脸,她晃晃头,懊恼地骂自己——

    笨蛋!象安建豪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

    晕死!

    自己又白恋了!

    靠靠靠!难道这辈子真的找不到自己合意的心上人?

    萧亚琳坐上车,望着安建豪的车慢慢开离了江堤,凝凝眸,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慢慢地又跟了上去。

    车子最后停在了一个老小区的大门前,白衣女人下了车,朝车里的安建豪挥挥手,然后转身走了。

    小区门前的灯光比江堤亮多了,萧亚琳想仔细看清那女人的长相,可惜,那女人一直低垂着头,黑发披落在脸侧,她连个鼻子都没看清。

    只是,她的身材非常棒,纤细柔美,穿着贴身的白裙阿娜多姿。

    萧亚琳有些奇怪,嘀咕:“既然约会,怎么一下子就分开了?”

    前面的银色小车又开走了,萧亚琳无心再跟踪它,她知道安建豪肯定是回家睡觉,索性靠在椅背上抽烟……

    烟才抽了一半,车台上的手机响了,是好朋友阿巧来的电话。

    “喂!亚琳,你知道我刚刚在机场上看到谁了?”阿巧前几天去了法国,今天刚回来。

    “谁呀。”萧亚琳懒懒地问。

    “你大嫂。”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