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天作不合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证据,我有的

第三百三十二章 证据,我有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理寺的大牢并没有寻常百姓想象的那么令人毛骨悚然,反而一切秩序井然。因为最危险的犯人不是被送去单独密闭的牢房关押就是定罪之后被送往刑部了,所以多数时候,大牢里除了走动声是没有别的声响的。

  “喂!”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大理寺大牢中暂时的宁静。

  几个正在巡查的狱卒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见有个未着囚服的男人正扒在牢门上朝他们招手,显然方才那一声“喂”就是他发出的。

  “什么事?”狱卒走了过去。

  见他们过来,那男人讪讪的笑着问道“你们……那个乔大人找到了没有?”

  乔大人?两个狱卒对视了一眼,这乔并非大姓,而大理寺姓乔的大人也只有一个,就是那位女官大人。

  所以这个乔大人应该就是她了。

  于是其中一个狱卒开口说道“你若指的是乔苒乔大人的话,她前几日是失踪过一回,不过隔天早上便回来了。你问乔大人做什么?”

  那问话的男人顿时一喜,激动的颤着手指指向自己道“我……我是灵曲河畔的陈达,就是被怀疑谋害乔大人的那个,”他一边说着一边激动着扯着自己的衣裳,“诺,不是囚服。我只是嫌犯,你们乔大人既然回来了,那什么时候可以将我放出来?”

  被他这一提醒,两个狱卒倒是记起他这么个人了,闻言,两人只是对视了一番之后,才对他说道“没有收到上头的消息。”

  言外之意,上头还没有说放你,你还是继续在牢里呆着吧!

  “哎,你们怎么能这样啊?”男人脸上的激动瞬间转为不满,他愤慨道,“我没有罪的,你们问一问乔大人就知道了,再说我抓她做什么……”

  “你是没有抓我。”一道女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有人出现在大理寺牢狱门前,而后大步走了进来。

  看着突然出现的女孩子,男人神情越发激动“乔大人!喏,你们可以问问乔大人的,我没有抓她,所以快将我放了,我那铺子已经离了我好几日了,我得回去看看……”

  女孩子并非一个人出现,她身后还跟了两个官差,听陈达说罢,她只是抬了抬下巴,而后两个官差便从她身后闪了出来,其中一个让狱卒将牢门打开。

  待到牢门打开之后,陈达抬手向出现在眼前的女孩子俯身施了一礼“多谢乔大人,咦?你们做什么?”

  牢门是打开了,但并非放他出去的,那两个官差走进牢中,而后一拥而上,其中一个将他制住,另一个帮忙剥下陈老爷的外袍替他换上囚服。

  “你们这是做什么?”陈老爷激动的反抗着,虽然那点反抗对于一个孔武有力的官差来说不值一提,可他仍然激烈的扭动着身体,表示自己的拒绝。此时再看向眼前女孩子的眼神中不是感激了,而转为愤怒,“乔大人,你什么意思?不是说抓走你的不是我……”

  “原先关你是因为涉嫌袭击我与周维仲,不过这一条罪名并不成立。”女孩子对他的愤怒视若未见,只是掸了掸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好整以暇的说道,“而你现在的罪名是谋害五年前死的钱家父子。”

  “我没有!”陈老爷闻言脸色顿时大变,惊叫道,“我没有害钱家父子,你们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女孩子笑了笑,摊手道,“除了有人指认你同冯铎、王生和李跃等人在钱进坠河时在场并且袖手旁观之外,我没有别的证据。”

  大抵是这一句“我没有别的证据”让陈老爷冷静了下来,也不再挣扎了,而是配合着替他换囚服的官差,一边脱下外衫一边道“我不识水性,这一点随便寻个我那家宅附近的百姓都可以证实,因惧怕而不下水救人,虽是自私了些,可并不触犯律法吧!”

  乔苒摇头,道“不触犯律法。”

  陈达也笑了“所以乔大人,钱进不能算我谋害的,至于钱大善人,更与我毫无关系。”

  “毫无关系?”女孩子看了他片刻,却忽地笑了,目光掠过他看向他身后的官差,而后伸手夺过了官差手中的香囊,“这是从陈老爷身上搜下来的东西,陈老爷可承认?”

  陈达眼神闪了闪,却还是道“怎么?我佩戴这个香囊有什么问题吗?”

  律法也不曾规定佩戴香囊犯法吧!

  女孩子吸了吸鼻子,道“里面有麝香,而陈夫人已怀有身孕,麝香容易致人流产,对于陈老爷你这么想要儿子的人来说,佩戴麝香并且接近陈夫人,有何解释?”

  “这与你无关。”陈达视线在她手中的香囊上凝滞了片刻,而后缓缓移开,“我夫人呢?”

  “她与孙志,就是你们现在修造善缘桥的工头,同样也是五年前装神弄鬼的游方道士已被吏部擒获,他二人连杀王生、李跃二人,并且冯铎的死经证实也是他二人下了毒,所以如今正在吏部受审。”

  “竟然是这样!”陈达惊呼了一声,脸上神情悲戚了一刻,而后转为淡然,他看向眼前的女孩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所以,我现在也是受害者,这件事同我无关的。”

  乔苒看着他翻脸比翻书还快,不由嗤笑道“你不是疼夫人和她腹中的骨肉吗?怎么也不问问她好不好?”

  陈达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她和孙志杀了我的几个结拜兄弟,显然也是要害我将我害死的,我自然已经明白了,怎么还能真心错付?”

  乔苒对他的反应笑着摇了摇头,而后道“陈老爷如此变脸的功夫真是叫人拍案叫绝,不过无耻这种事恶的是品行,在律法上却不能叫你定罪。”

  “乔大人是个聪明人,”陈达闻言也笑了,他一边好整以暇的穿上囚服,一边看着她道,“所以,这一身囚服大人还要我继续穿下去?你们有证据吗?”

  乔苒笑着偏了偏头,朝另一个官差摆了摆手,官差应声而去,不多时就从门外带进来一个人。

  是个背着医箱的老者,显然这是个大夫。

  那大夫进来之后,乔苒便道“说罢!”

  大夫应了一声,看也未看陈达便开口道“老夫是街上正春堂的大夫,一贯为陈老爷看病。是故知晓陈老爷有隐疾,恐怕不会有子嗣。”

  “是啊,我不会有子嗣,那贱人却说有了身孕,”陈达脸色不变,对乔苒道,“如此,我带麝香不想让自己带这顶绿帽有什么问题?”顿了顿,陈达忍不住一阵嗤笑。

  乔苒道“那孩子是谁的?”

  陈达冷笑“她跟那个孙志走的那么近,想也知道是那个孙志的。”

  “所以,你一早便知她和孙志有联系?”女孩子忽地扬声道,“他二人犯下杀人罪行是不假,可这一切你都知晓,是也不是?”

  “冤枉啊,大人。”陈达口中喊了一句,脸上却没有半点急色,只道,“我只是身为人夫,发现夫人与他人有染而已,其他的可一点也不知道。大人虽是朝廷命官,却也不能空口诬人,否则,我可以告你诬告诱供。”

  虽是口口声声的喊冤,可这一句已经带上了警告之意,显然这个陈达一点也不惧怕眼前这位大理寺的官员。

  两个狱卒在一旁看的瞠目结舌,这大理寺牢房中关押的犯人不在少数,对于这个嫌犯,他们还有些印象,不过这印象也仅仅是停留在只会翻来覆去那几句为自己喊冤的可怜人之上而已。

  这怎的突然之间,一个言辞木讷的可怜人竟变得如此巧舌如簧?

  “证据啊,我有的。”

  不过再如何巧舌如簧,在乔大人这一句之后,也叫他变了脸色。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