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亿万暖婚之夫人甜又拽 > 358 她对您感兴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过再怎么样,这些辱骂对于盛雀歌来说,也没有实际影响,唯一让她感慨的就是好在自己的微博根本没有发过什么日常信息,基本上除了转发一些东西就没有太多内容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样的话,也不会暴露太多。

  &a;nbsp&a;nbsp&a;nbsp&a;nbsp她点进给她发私信的账号,却也没发现什么异常,都是些小号,估计平日里就不是拿来用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算了随便骂几句,也无所谓。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再去查这些事情,太麻烦了,盛雀歌也不想再添更多的麻烦。

  &a;nbsp&a;nbsp&a;nbsp&a;nbsp龟苓膏已经在她的怀里睡着,盛雀歌看了眼已经开始打呼的小猫咪,不禁说:“还是你最开心,每天吃了睡睡了吃,还有我们这么多人伺候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喵——”龟苓膏听到盛雀歌说话,不满地叫了一声,把爪子换了地方搁着,然后就继续睡觉。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有些无奈,只能任由它在自己怀里睡着。

  &a;nbsp&a;nbsp&a;nbsp&a;nbsp贺予朝和孟泛扬这次谈了很长时间,结束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天中午正好是张伯来做饭,要放在平时,孟泛扬怎么说也要留下来蹭这一顿饭才走。

  &a;nbsp&a;nbsp&a;nbsp&a;nbsp张伯的厨艺那就是平时想吃也吃不到的,基本尝过味道之后,就会一直念念不忘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孟泛扬看了眼手机后,便急匆匆离去了,并没有被张伯的厨艺留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很不像是他的风格啊。”盛雀歌摸了摸下巴,觉得非常不对劲。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除非是天大的事情,不然竟然能够让孟少爷抛弃了口腹之欲?

  &a;nbsp&a;nbsp&a;nbsp&a;nbsp而且今天本不该有什么行程安排,孟泛扬来贺予朝这里,基本就是他今天唯一的工作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碰了碰身旁男人的手臂:“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不知道。”贺予朝没去管龟苓膏往他身上扑腾的动作,把盛雀歌拉去一楼的卫生间洗手。

  &a;nbsp&a;nbsp&a;nbsp&a;nbsp显然,如果没有盛雀歌的话,以贺予朝的性格,怎么都不会接受龟苓膏这么一个生物在家里。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是为了盛雀歌。

  &a;nbsp&a;nbsp&a;nbsp&a;nbsp回来的时候,盛雀歌说:“你看它很想你抱它一下诶。”

  &a;nbsp&a;nbsp&a;nbsp&a;nbsp贺予朝定了定,对着龟苓膏说:“现在回你的窝里去,等我们吃完饭。”

  &a;nbsp&a;nbsp&a;nbsp&a;nbsp小家伙还真的像是听懂了,奔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小窝里躺好,十分乖巧。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不由赞叹:“你这算是震慑住了它吗?”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说呢?”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吐舌:“我猜是。”

  &a;nbsp&a;nbsp&a;nbsp&a;nbsp坐下之后,盛雀歌把张伯也留下来吃饭了,张伯没能推辞。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么美味的饭菜,孟泛扬可真没有福气。”

  &a;nbsp&a;nbsp&a;nbsp&a;nbsp贺予朝这才道:“他走之前应该收到了什么消息,有突发状况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好奇:“有什么突发状况能让他这么着急啊?”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a;nbsp&a;nbsp&a;nbsp&a;nbsp“你猜猜嘛。”

  &a;nbsp&a;nbsp&a;nbsp&a;nbsp贺予朝眯眼:“你对他的事情过于好奇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你不要瞎吃醋好吧!”盛雀歌撇撇嘴,“我只是因为苏小姐的缘故,所以对他多关注了一点。”

  &a;nbsp&a;nbsp&a;nbsp&a;nbsp“你觉得是苏榛霓找他?”

  &a;nbsp&a;nbsp&a;nbsp&a;nbsp“我不知道啊,可能是和苏榛霓有关的事情呢?谁知道”

  &a;nbsp&a;nbsp&a;nbsp&a;nbsp盛雀歌真的只是因为好奇随便猜测一下,也绝对没想到自己会猜测的那么准确,竟然完说中了真相。

  &a;nbsp&a;nbsp&a;nbsp&a;nbsp孟泛扬匆忙离开,的确是和苏榛霓有关的事情。

  &a;nbsp&a;nbsp&a;nbsp&a;nbsp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和凌凌在宴会举办地所在的庄园门口见面,她早上出来的时候,外边穿着件白色的皮草大衣,里面是香槟色的吊带裙,明明只是寻常打扮,但凌凌看到她的时候,就夸张道:“小霓,你今天打扮的这么隆重呀?”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笑着打量她:“有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才叫做隆重,从头到尾,这一身不知道准备了多久,精致且贵,光是那双高跟鞋就是五位数。

  &a;nbsp&a;nbsp&a;nbsp&a;nbsp“其实今天只是个普通的聚会嘛,我也是因为晚一点还有工作,不然的话,随便穿着羽绒服就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放屁。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皮笑肉不笑,以前怎么没发现凌凌这么会撒谎呢,就她的性格,参加这种聚会,可能随随便便就参加?恨不得从一星期之前就开始准备,势要成为现场最惹眼的存在,不这样,怎么能吸引到男人的注意力?

  &a;nbsp&a;nbsp&a;nbsp&a;nbsp这种聚会上的女人,有时候说白了就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即便个个都将自己武装的很完美,可她们看向那些小开公子哥的眼神,也几乎不加掩饰,充满了对金钱利益的渴望。

  &a;nbsp&a;nbsp&a;nbsp&a;nbsp但这是个人选择,也不需要太过有偏见。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好像也是这样的女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但她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她从未忘记过真正的自己。

  &a;nbsp&a;nbsp&a;nbsp&a;nbsp“你嘛,随便穿穿也很好看。”苏榛霓说着违心的奉承,“你看你这张脸,多水灵。”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最近的皮肤状况是还不错,可能是最近作息比较正常吧。”凌凌笑着,挽上了苏榛霓的手臂,“走吧,咱们一起进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从来不害怕呆在苏榛霓的身边,尽管苏榛霓的妖艳很引人瞩目,但很多时候,男人都喜欢她这样的小白花类型,看起来就清纯无害。

  &a;nbsp&a;nbsp&a;nbsp&a;nbsp反倒是苏榛霓,身上带刺,有几个人觉得能驾驭她?

  &a;nbsp&a;nbsp&a;nbsp&a;nbsp所以凌凌和苏榛霓一块儿出去玩的时候,更多人都是找他搭讪,很少有找苏榛霓的。

  &a;nbsp&a;nbsp&a;nbsp&a;nbsp毕竟,她再美又如何,大部分人都望而却步了,不敢接近。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没再说什么,和凌凌进到了庄园里。

  &a;nbsp&a;nbsp&a;nbsp&a;nbsp庄园里有栋很大的别墅,这里有许多的红酒窖藏,地上一般就是供聚会或者举办婚礼用。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时候阳光不错,照在庄园四周,颇有种贵气华丽之感,让人恍惚觉得身处于欧洲。

  &a;nbsp&a;nbsp&a;nbsp&a;nbsp虽然以前没来过,但苏榛霓也没多少兴趣去关注这地方到底有多美,毕竟她今儿个也不是来欣赏风景和玩乐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她们进到别墅之后,已经有不少人来了,还有很多和凌凌熟识的。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跟着凌凌一起,很快就融入进去。

  &a;nbsp&a;nbsp&a;nbsp&a;nbsp“院子里有人烧烤,小霓你帮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好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微笑:“好啊。”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握着她的手:“谢谢你啦!”

  &a;nbsp&a;nbsp&a;nbsp&a;nbsp苏榛霓转身往院子里去了,凌凌眼里闪过一抹狠意,问自己的朋友:“齐少在哪儿啊?怎么没看到人?”

  &a;nbsp&a;nbsp&a;nbsp&a;nbsp“二楼呢,刚刚跟小柔上去了。”朋友露出个暧昧笑容,“小柔今儿可是有备而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我说呢,齐少最爱这种热闹了,今儿怎么不在?”凌凌点点头,“我上去找他。”

  &a;nbsp&a;nbsp&a;nbsp&a;nbsp“怎么,你要加入啊?小心小柔回头找你麻烦。”

  &a;nbsp&a;nbsp&a;nbsp&a;nbsp“我才不呢,我是有事儿找齐少。”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很快就到了二楼去,找到齐少在的房间,敲门:“齐少,在嘛?”

  &a;nbsp&a;nbsp&a;nbsp&a;nbsp齐少这会儿已经完事了,正在抽烟,听到声音出来开门,看见凌凌,挑眉:“怎么是你?”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露出个单纯的笑容:“齐少,我今天和我朋友一起过来,她啊早听说过您的大名,一直想要认识您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哦?谁啊你朋友?”

  &a;nbsp&a;nbsp&a;nbsp&a;nbsp凌凌带着齐少去了二楼的露台,刚好能看到下面的院子。

  &a;nbsp&a;nbsp&a;nbsp&a;nbsp“就那个。”她给齐少指了指苏榛霓,她正安静站在葡萄藤架下,看着在摆弄烧烤的人。

  &a;nbsp&a;nbsp&a;nbsp&a;nbsp“这个不错啊,想认识我?可以。”

  &a;nbsp&a;nbsp&a;nbsp&a;nbsp“但是我这个朋友其实害羞,她也不好意思说,一会儿您下去啊,可以主动一点。”凌凌眨眼。

  &a;nbsp&a;nbsp&a;nbsp&a;nbsp“行。”齐少也不去管屋里的小柔了,还盯着凌凌看,“你呢,你对我感兴趣吗?”

  &a;nbsp&a;nbsp&a;nbsp&a;nbsp“齐少,我拿您当哥哥呀,您知道的,别开我玩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也是你跟她们不一样。”

  &a;nbsp&a;nbsp&a;nbsp&a;nbsp齐少轻浮的摸了下凌凌的脸,倒也不逗她了,回去房间换了身衣服,就跟凌凌一块儿下了楼。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