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御剑人间 > 第五十五章 举国之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良生收起桌上了那几张黄纸,看去门口笑了一下,其实就算不用这种黄纸,他也能用灵鹤寻踪,或焚香寻路的术法找到道人,前提是不能超出数十里才行。

    事情安排妥当,退了房,便是牵着老驴跟着挑着书架的周府仆人穿过长街,来到周府,远远的,前方客厅檐下,周?已出来迎接。

    “用这种方法,让良生过来,不会怪罪老夫吧?呵呵!”

    “周老相邀,后生晚辈不敢不来。”

    “还没吃饭吧,厅中已备了饭食。”

    一老一少相互客套几句,回到大厅边聊边吃起早饭,看到书生从袖里掏出一只大蛤蟆放在桌上,令老人脸色微怔。

    这么大的蛤蟆难见不说,那半睁的蟾眼隐隐透着寒光,让他感到一种毛骨悚然,就像在它面前自己像盘中食物。

    见老人神态,陆良生解释道:“周老,这只蛤蟆乃是晚辈随身之物,就如有人喜爱兔子、猎犬,何况这蛤蟆体格颇大,外面少见,故此心中喜爱,一直带在身边,已三年有余,恩师叔骅公也是见过的,只是有些不喜。”

    “王叔骅也见过啊……”周?抚须片刻,从蛤蟆身上收回目光,笑道:“这大蛤蟆确实少有,蟾自古就有祥瑞之说,放在家里也有镇宅招财的深意,老夫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之人。”

    说着,夹了一块酥饼在蛤蟆道人上方引诱的晃了晃,笑出声来。

    “哈哈……良生啊,其实当初老夫在京城之时,听过传闻,数十年前皇宫内,也有大蟾,不过却是一尊望月金蟾雕塑,可惜被人盗走,说的有鼻子有眼,见到你手中活物,故此才想起这件事,有些失态。”

    老人这是讲一些旁话将刚才的失态掩饰一番,陆良生心里当然明白,也不揭破,只是微笑顺着话应和下去,顺道问候一下周蓉的病情。

    不过说到周家小姐的病,老人停了一下筷子,看向对面的青年书生。

    “小女病情已经缓和不少,今日一早也能下地走动,只是昨夜……小女闺房外,无缘无故多了许多水渍,还有一件老妇人的衣裳,那晚良生去如厕,又为何晚归?”

    厅中不知何时已没了其他人,陆良生也没直接接过这句话,面色如常轻喝一口粥,语气温和。

    “救人。”

    周?抿唇目光紧紧盯着书生。

    “可真有妖物作祟。”

    “没有,是后面有人作怪。”

    “为何?”

    “令嫒闺房下方有异物。”

    两人像是打着哑谜一言一句来往,盘在书生旁边的蛤蟆趁老人不注意,唰的伸出长舌,将一块肥腻的鹅肉卷入口中,老神在在的眯起眼,缓缓的咀嚼。

    吃完早饭,周?记住了陆良生之前说的每一句,连忙招来老管事。

    “将小姐的闺房迁到夫人那里暂住几日,没有老夫吩咐,府中上下不得随意出入侧院,任何异象都不得好奇。”

    一连串吩咐听的那管事一愣一愣的,当然,活了那么大把岁数,也知道规矩,应下老爷的话,立即离开将事情传达给下面的仆人。

    老人沉稳持重,对鬼祟精怪之事不以为然,反而知晓后面有旁门左道之人施展邪术害他家人,既怒又是担忧,毕竟人心有时候比鬼怪更加恶毒。

    出了客厅,追上前去侧院的书生,走在一起,脸上隐隐有些担忧。

    “那人今夜还会不会施展法术过来?”

    陆良生这方面不敢保证,他看着庭院一片苍翠,不时有零星树叶飘过阳光照下树隙的斑驳,微皱眉头。

    “喷水老妇之术被破,对方肯定已经知晓。”

    说到这里,周?停下脚步,看着书生的背影,沉了沉气:“良生,你真会法术?”

    问出话语时,原本安静的庭院更加安静,只有垂下的繁枝发出哗哗的轻响,一片叶子飘下,划过老人的视线之间。

    前方走动的书生,仿佛模糊起来,若是不事先一直看着陆良生,就好像那边根本不存人一般。

    “这就是法术……”

    老人站在原地发呆,好似还未回过神来,而那边的青年已经走过了庭院小道,走进侧院,这边丫鬟侍女已经将自家小姐闺房的一切用物搬走,又重新铺上新的被褥床单。

    见到进来的书生,一个个小心翼翼的问候,然后抱着东西飞似的离开,心??缈裉??隽瞬嘣旱脑卵烂牛?懦こ鲆豢谄??藕屯?隼吹募父鼋忝媒煌方佣??催丛??乃灯鹄础

    “刚刚那个就是老爷请的陆郎…..昨晚小狗子说的高人就是他。”

    “.…..好年轻,感觉就比我们大一两岁,真的那么邪乎?”

    “怎么能用邪乎说他,不是这位高人,昨晚夫人和小环估计要……”

    “别说了别说了,那喷水的老妪想到就让人害怕……”

    “那书生说不得真是为奇人,听说还是满腹才学的读书郎......”

    几人断断续续的话语持续,身后远去的侧院,陆良生将书架里的书籍、画卷取出,一一摆了出来,聂红怜站在阴影处,也在帮忙收拾,毛笔、墨砚放到了书桌,吹了吹书封不存在的灰尘,亲手放到架上,垫着脚尖转上一圈望去四周,定格书生的背影,是满心的欣喜。

    蛤蟆道人懒散的打了一个哈欠。

    “离晚上还早,先打个盹儿。”

    缓缓站起来,跳到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地上的斑驳,趴下来晒着背上的疙瘩,显出一片乌紫。

    房间角落,一幅春日孤舟的屏风后,一粒豆大的身影骑着了匹相称的小马慢慢走出,衣甲具装,抬了抬头,望去巨大窗棂前走动的袍摆、双腿,以及往上延伸的人。

    一勒头发丝粗细的缰绳,抬起手。

    那宛如连接天地的屏风后方,数乘战车御马而出,在小人儿身后一字排开,旌旗猎猎,往后延伸开去的,还有成百上千的豆大身形,密集布阵,挺枪压戈,齐齐跨步而行。

    呈出一片肃杀。

    马匹嘶鸣扬蹄之中,一袭白裙的女巨人飘过去,带起的风吹来,顿时一片人仰马翻,马惊长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