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青天有鉴 > 第393章 性格发生改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冉董,我想你也能猜到,苗伊之死,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我作为一名法官,本来只是负责庭审,但这个世界上,除了看似冰冷的法律,还有一份朴素的公义,我同样也是一名公民,有责任协助司法机关,将案情查清,彻底还给苗伊一个公道。”方朝阳认真道。

  “苗伊真是太可怜了!”冉一再将面前的一杯白酒端起来喝光,一阵咳嗽,眼底出现了泪光。

  “同样作为女性,我更可怜苗伊,深感遗憾。”施静道。

  扯过一张面巾纸,冉一再擦了擦眼泪,恢复了镇静,首先说道:“方法官,我认为,裘大力死有余辜。”

  “法律已经给了他该有的惩罚。”方朝阳道。

  “一个小人物,竟然化身为杀手,光天化日之下,血染……”冉一再说不下去,继而深深叹了口气。

  “冉董,你跟苗伊很熟悉吧?”方朝阳问道。

  “太熟了,她很漂亮,而且特别有审美眼光,又勤奋上进,做事认真,是企业的灵魂。不瞒你说,凤舞九天失去了她,价值早就大打折扣了。”冉一再遗憾道。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冉一再滔滔不绝,讲述起跟苗伊昔日的点点滴滴。

  上大学的时候,苗伊便经营一家服装网店,她酷爱服装设计,经常将自己设计的衣服,以代加工的方式,通过网络销售,因为款式心潮,积累了大量用户。

  苗伊并不满足于此,通过邮箱向海岸投资,递交了一份风险投资申请,虽然是电子档,但设计得非常精美,用心之处,打动了冉一再。

  在一个咖啡屋里,冉一再亲自跟苗伊见面,说实话,有些被她的美貌所打动,但也只是欣赏,并没有其它心思。

  反复沟通了一个星期,海岸投资正式决定,投资麦伊的项目,在当时也是个大胆的举动,很可能就打了水漂,这称得上是纯风险投资,也称天使投资。

  为了适当规避风险,冉一再邀请了翔宇投资,一同参与,翔宇的资本还在海岸之上,不差钱,便答应了下来。

  凤舞九天服饰公司正式成立,按照惯例,单纯的投资并不会参与经营,只是适当提出指导,于是便答应了苗伊的要求,同股不同权,由苗伊全面管理。

  苗伊并没有让投资商失望,短短几年,凤舞九天一再扩展,渐渐形成了以服装销售为主,包括箱包、印染、化妆品等在内的综合性集团。

  资产规模扩大了十倍不止,投资人收益丰厚,海岸投资甚至将此作为投资成功的范本,印刷在宣传册上。

  两年前的一次股东大会,冉一再提出,凤舞九天应该上市,大家对此都没有异议,但苗伊却表示反对,她向来主张踏踏实实地发展企业,上市之后,培育出太多的富翁,会让企业内部高层,在安逸中失去斗志。

  “我真后悔,当时就该坚持上市,也许就不是今天的局面。”冉一再懊恼道。

  “为什么?”方朝阳问道。

  “且不谈上市之后,海岸投资获得更多的收益,至少凤舞九天的资产规模放大后,就没人敢惦记了。”冉一再道。

  “苗伊之死,说到底,还是因为凤舞九天的价值。”方朝阳道。

  “不全是,大概一年多以前,苗伊突然变了,性格很急躁,动不动就发脾气。为此,我还找过她,劝说了一番,作为一名企业的核心,没有足够的定力是不行的,效果不太好,她也只是表面答应,并没有太大改观。”

  “什么原因造成的?”

  “不清楚,但我猜测,她被人拿出了什么把柄,很难甩掉,一旦抛出来,就会名声扫地吧!”冉一再道。

  “她那么漂亮,肯定会有是非的。”施静插口道。

  “苗伊经常出差,到底接触过什么人,很难搞清楚,但是,我们总觉得,有人在暗地里操控她,让她为难又无奈。”冉一再道。

  “收购一百,肯定不是她的本意吧?”方朝阳问道。

  “是也不是,这种国有企业,入不敷出,在我看来没什么价值,但有一点,相关部门给出的价格很低,好像也行,大不了再投入一笔,进行全面改制,重新盘活。”冉一再道。

  “苗伊似乎志在必得,而刘建设紧握不放,最终没能成功。”方朝阳道。

  “没错,刘建设挺得确实很硬,不停找关系,四处告,最终收购流产。苗伊跟他有冲突,我也是清楚的,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实质性的恩怨,吵过之后,也是各做各的。”

  “我想,问题的关键矛盾,还是有人试图低价收购凤舞九天吧!”方朝阳谈到了正题上。

  “这是个突发事件。”

  冉一再首先下了定论,继而点起一支烟,又喝了半杯酒,这才说道:“提出收购意向的企业很多,兴发集团出价五十亿,就当时的企业规模看,还是可以的,而且,兴发集团答应为股东适当保持股份,也比较合理。”

  “为什么不答应呢?”方朝阳问道。

  “因为,突然杀出一个守望商贸,上来就谈八亿收购凤舞九天。”冉一再道。

  “这简直是开玩笑。”施静不屑道。

  “当然,我们都这么认为,苗伊也不答应,甚至将那个姓许的给轰了出去。”

  “后来呢?”施静追问道。

  冉一再沉默了半晌,似乎在平复心情,这才说道:“后来,我们都意识到,守望商贸的背景非常不简单,而且做事不择手段。”

  “他威胁你们?”方朝阳道。

  “是啊,不光是我,还有翔宇投资那边的徐翔,都接到了威胁电话,那种没有号码的网络电话,起初,谁也不在乎,毕竟大风大浪都见过。但是后来就太对劲了,首先是我的车被砸烂,妻子的貂皮大衣被喷了浓酸,连孩子都被人抢走了书包,这让我深刻意识到,他们是真敢下手的。”

  说到这里,冉一再又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还觉得非常生气和不甘心。

  “为什么不报警?”方朝阳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