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 > 第176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薄老爷子冷哼一声,“受不了就滚出去,以为参加一次国际峰会就要上天了是不是?”

  沈繁星深深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不跟他计较。

  随后睁开眼睛,默然地看着他。

  “还望您认清自己的立场,我就算真的要上天,也跟您没有什么关系。还有,这国际峰会并不是您的主场,更不是您开的,我今天是受邀前来,如果您今天执意要让我滚出去,那么请您……先去请示世界经济联合会,如果他们同意您的建议,当场反悔他们对我发出的邀请,那么我自然会出去。”

  “还是说,其实您并没有将世界经济联合会放在眼里,而他们都要对您言听计从,那么我今天出去,也可以。”

  “你……”

  老爷子被沈繁星这一番话气的浑身直哆嗦。

  世界经济联合会的形式等同世界联合国,作用一致。

  只不过世界经济委员会主要负责世界各个国家的经济统计了解,发展提议等各大重要经济会议的决策等。

  来自各个国家的组合,在社会建交上起着格外重要有格外敏感的组委会。

  沈繁星的话,前者,是同意老爷子的话,把世界经济联合一致通过的被邀请人赶出去。

  这无疑是让他们打他们联合会的脸,刚刚决定的事情,马上要出尔反尔。

  后者,则是老爷子身为薄氏财团的老董事长,已经完全不把世界经济联合会放在眼里,眼高于顶,只手遮天,压在联合会的头上发号施令。

  不管是哪一个可能,老爷子在联合会面前都讨不到好处,甚至以后,得罪了联合会,带来的麻烦可不是一般人可以顾虑得到的。

  短短几句话,差点让他得罪整个经济联合会。

  这个女人,心思简直不要太缜密恶毒。

  周围人的神色也有些严肃,这个联合会,可真不是随便得罪的。

  如果真的得罪,那么一个薄氏,早晚都会被针对。

  以任何理由,任何方式。

  “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他突然重喝一声,瞪着沈繁星,双目圆瞠。

  “你真是好歹毒的心思。”

  沈繁星挑眉,“既然您选择高姿态瞧不上我,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高攀。老爷子,今晚我们本可以相安无事,也许您大概忘了,今天先开口出言不逊的人,似乎从来都不是别人。”

  众人点点头,的确,今天确实是这薄老先生先找人家不痛快的。

  “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薄家的……”

  “老爷子,您不觉得自己矛盾么?”

  薄老爷子始终无法释怀沈繁星肚里的孩子,然而他的话却让沈繁星脸色冷了下来。

  “你一边把阿川从薄家赶出来,一边又不认可我作为他的妻子,却偏偏对我肚子里的孩子牵肠挂肚。怎么?感情您孙子不要,而我在你的眼里,也就是个生育工具,给你们薄家生个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老爷子,您思想陈旧迂腐我管不了,念在您是长辈的份上,我也可以做到不跟您计较,相敬如宾的份上。但是,歧视女性歧视到我头上,别人能接受,我却不能接受。我从不欠你的,欠你们薄家的!而且我也不可能拿着我肚子里的孩子去还你们什么。”

  “你……”

  “话虽然不中听,但却都是事实,虽然场合不对,但是您的确也没有给我在正确的场合说这些话的权利。今天毕竟是国际经济峰会,来自世界各地的知名企业家都看着,我们还是不要成为别人眼里的话题制造者为好,您说呢?”

  “……”

  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让她说完了。

  如今她倒是想起来顾全大局了。

  老爷子被她气的不轻。

  然而沈繁星却已经收回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随后淡笑道:

  大家好,我是星辰国际的负责人,沈繁星,希望今后得到大家的关照。”

  关照……

  众人互相对视一眼,神色怪异。

  他们可关照不起。

  以前只是听说她跟薄氏财团不和,谁知道这次居然直接在国际峰会当场就闹起来了。

  与其选她一个无名小卒,他们更加不愿意得罪薄氏。

  最起码表面上不会做的太明显。

  沈繁星只是淡笑,“看来各位是不太跟我攀上什么关系了,无妨,都是你情我愿的往来,我尊重大家任何不损害我利益与人格的任何事情。今天见到你们我很开心。”

  面对各国不同的文化交流差异,沈繁星尽量把话说的直白简单。

  史蒂夫太太疑惑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今年是第一次参加国际峰会,你是想要跟其他企业合作吗?”

  “只是表达自己的立场,我很想跟大家交朋友,就算达不成合作,以后也不至于被针对的好。”

  她的坦诚让史蒂夫夫人很意外,“你今天也有意谈合作吗?”

  一个“也”字,让在场所有人脸色都不由一变。

  在这里谈合作,必将是让所有人都在意的事情。

  沈繁星微笑,“多交朋友总归是好的。如果有合适的合作必要,我自然会好好考虑一下。”

  “好好考虑?”薄老爷子侧身斜睨着薄景川,“你有考虑的机会吗?敢问在场的所有企业家,有谁会想跟你合作?”

  薄景川眉心团着一片漆黑的雾,冷眼看着老爷子。

  “看来你能代表在场所有的人发言。”

  薄老爷子冷笑一声,“用你的脑子想想,她在今天这个场合,算是个什么东西,就你把她当成宝一样!跟她一个小小的娱乐公司合作?她脸上贴金了吗?”

  沈繁星这个时候却轻笑了一声,肩膀靠在薄景川的怀里,道:

  “我脸上贴没贴金就不用您来操心了,跟人谈合作这件事情,自然是要看我乐不乐意的。不是是个人跟我谈,我就一定答应,说实话,某些人,也没有资格跟我谈。”

  老爷子脸上的肌肉抖了抖,“……无知,狂妄!”

  沈繁星勾了勾唇,“那也得要有狂妄的资本。”

  “我当然要谈合作,你薄氏自认高高在上,但是在我眼里,你们都没有跟我谈合作的资格。最起码我不乐意!”

  老爷子眸中的神色猛然阴鸷下来,脸上的怒气让气氛变得格外压抑。

  沈繁星却不为所动,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她可以承受他的讽刺,但是薄景川,不行。

  机会给了他一次又一次,仗着身份和权势在他们面前倚老卖老,没有人会有百分百的耐心和永无止境的底线。

  “区区一个薄氏,在这里能够耀武扬威不过是别人出于道德和素质对你的尊重,而不是你这个人有多值得尊重。若真要仔细算起来,你再强也只不过国际第二而已……”

  “……”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只不过国际第二而已……

  真是好大的口气。

  而这些话,也恰好戳中了老爷子最在意的一点。

  第二,第二……

  眼看着薄老爷子怒火中烧,薄岳林此刻却上前,沈着脸道:

  “沈小姐,还是希望你有作为晚辈的样子,纵然老爷子再如何做,都不能否认景川是他的孙子这件事实。你如此目无尊长,有没有想过以后还要如何面对他?”

  “二叔,晚辈有晚辈的样子,那么长辈自然也该有长辈的样子,己不所欲勿施于人,尊重是相互的。实际上如果不是老爷子咄咄逼人,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他来参加国际峰会,我就不许在峰会上出现不知是什么道理。”

  薄岳林皱眉,为沈繁星今天的牙尖嘴利,得理不饶人。

  “少跟她废话,一个刚刚参加峰会的小企业,居然笑我薄氏财团屈居第二,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愚不可及!”

  沈繁星冷笑,“我们彼此啊老爷子。同样是参加国际峰会,你有资格,我也有资格,我们其实都是这国际上的精英企业。您真这么厉害,就当个第一再来过嘲讽我看不起我。你第二我倒数第一,你笑我上不了台面,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么?第二名和最后一名都是失败者,但是我记得有谁说过,第二名才是最大的失败者。所以你还觉得比我优秀吗?你只是比我更加失败罢了!”

  “……”

  “……”

  全场一片安静,就连一直躲在后面看戏的薄景行和殷睿爵,厉庭深等人都不免为沈繁星这番话感到震惊,有的甚至是大跌眼镜。

  薄景行在身后低低道:“这他妈不是了参加国际峰会的,而是来参加国际辩论赛的吧?嫂子这口才简直绝了!”

  殷睿爵点头,在旁边补充了一句,“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

  敢在这样的场合公开怒怼老爷子,她胆子不大谁大?

  看着老爷子明显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还满面涨红的样子,薄景川细不可察地扯了扯唇。

  活了这么多年,也该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残酷的社会”了。

  真那么天真的以为谁都要唯他是命,不允许任何人的忤逆……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属于他的。

  然而沈繁星的话却还没有说完。

  “再说了……”

  众人一阵无语,还有?!

  “再说我虽然现在比不上你,但是我的时间还很多。人类的智慧是无止境的,未来的世界是属于我的而不是属于你的。看人不要看表面,眼光要放的长远些,现在抓着我不如你不放,可你自己不也是不如别人?我的公司现在还很稚嫩,但是我有可以依靠的靠山啊,早晚都比你强。也不知道是我太猖狂,还是您把自己看的有多重。”

  “……”

  “……”

  老爷子现在吹胡子瞪眼,身体几乎都快站不稳了。

  “你……你有靠山……Y国王……”

  “王室当然是我的靠山,但是今天,现在,我的靠山不是他们!要说怎么能让你更看得清自己,不把压你一头的‘冥’集团搬出来,不够纾解我们彼此心中纠结很久的郁气!”

  怼人,当然要挑对方的命门去。

  “你的意思是……你的靠山是冥集团?”

  沈繁星笑眯眯地靠在薄景川的怀里,伸手抚了抚薄景川的领口,淡淡道:

  “不然我哪儿来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里跟您叫嚣这么久呢?”

  您也知道自己这半天是在“叫嚣”啊?!

  而且,他们怎么不知道,嫂子的靠山是“冥”集团啊?

  几个人齐刷刷的视线都放到了薄景川的身上。

  担心他会不会因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而突然变了脸。

  沈繁星的话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的靠山是“冥”集团?

  “冥”集团?

  这可是他们今晚都期待的话题。

  说是“冥”集团的最高负责人今天会亮相,可是人呢?

  众人纷纷在整个会场张望,企图找到这所谓的“冥”集团最高负责人,结果他们却连人家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遂而,又将视线放到了沈繁星身上。

  刚想要开口询问,旁边的记者也闻讯赶了过来。

  “沈小姐,您知道‘冥’集团吗?那么请问‘冥’集团的负责人现在在哪里?我们刚刚在外面等了很久,事实上,您几位是最后一批到达会场的人。”

  “‘冥’集团今年也不会参加经济峰会了是吗?”

  “请问您有什么方式可以联系到他吗?”

  记者们的话让周围的人大失所望。

  显然,既然他们是最后一批来的人,那么“冥”集团怕是今年又不会露面了。

  “真是期望有多高,就失望就有多大,今年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简单这位活在传说中的人物。”

  “我也是啊,还想有机会可以合作一把,结果又失望了。”

  “‘冥’集团?你认识它的负责人吗?我对这个集团很好奇,也很敬佩,希望沈小姐有机会可以帮我引荐一下可以吗?”

  史蒂夫先生突然激动地道,看着沈繁星的眸子带着深深的迫切。

  记者们也无孔不钻,“沈小姐,请问冥集团今天会有人过来吗?冥集团的最高负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呢?国籍哪里?您又是怎么认识他的呢?”

  沈繁星淡淡道:“当然会来,他跟我是同一个国家的人,我跟他是在平城医院里认识的,然后他这人粘性太大,躲不开,甩不掉,所以就这么一直交往下去了……”

  “噗!!”

  殷睿爵跟薄景行碰了一下酒杯,刚刚把酒喝进嘴里,听到沈繁星的话,嘴里的酒便如数喷了出来。

  薄景行在他对面,成功被喷一脸。

  【最近在追一部很正很正的剧!一些词汇和想法都是从上面得来的,很6,外交风云,估计你们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会喜欢!我可能老了?以后叫我阿姨好了。(???)_】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