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覆手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各有过墙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曹云中午十二点醒来,冲个澡,要了午饭。端了午饭坐在白板前揣摩。和其他人的思路不一样,与其说曹云懒得去整理海量资料,不如说曹云没有能力去整理海量资料。

    嫌疑人肯定就在白板上,否则这个游戏没有任何意义。曹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他找出来。先代入犯陆的思维进行思考。犯陆知道自己收钱后必然被查,犯陆为什么就这么有信心,胆敢公然对抗检察官呢?排除掉智商问题后,第一点肯定是收钱的方式和方法很隐蔽。第二点,代替他收钱的人很隐蔽。

    所以……

    曹云将没有配合检察官,没有自愿主动提供私人信息的六人划掉。犯陆不会想通过不配合检察官来达到最终收钱的目的。欲盖弥彰,这样做是很愚蠢的,这六人很容易成为重要怀疑对象。

    再看愿意配合检察官的十八人信息,首先排除掉银行流水或者资金总额从没超过20万的人,一共有四人。剩余十四人。妈蛋,怎么还有十四人?

    曹云知道自己是个巨大优势的,相比九尾等检察官,曹云知道很多很多的收钱方法。要知道曹云成长的地方,上个幼儿园都可能需要找关系走后门。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十四个人的笔录,他们都是怎么解释自己银行中出现比较大笔的金钱。

    ……

    下午六点,三裁判一共发出了五份搜查令,嘉宾根据搜查令可以要求节目组提供相关人员更多的信息。裁判们知道结果,他们还知道,没有拿到搜查令的人是肯定无法通过这个环节。拿到搜查令也未必能通过。因为他们发出去五份搜查令的目标是三个人。

    六点到十点,四个小时就要开始完善答辩会。整理出详细的资料,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开错搜查对象和没开搜查令的嘉宾。

    让三裁判头疼了一下午的是曹云。

    曹云:“我要犯柒的材料。”

    九尾:“证据。”

    曹云:“没证据。”

    九尾:“拒绝。”

    十分钟后,曹云再打电话:“我要犯柒材料。”

    五分钟后,曹云再打电话:“我要犯柒材料。”

    三裁判快烦死了。从下午一点,曹云一直打电话到现在六点。刚开始是十分钟一个,后来就是挂掉之后就立刻再拨打电话。敢不接电话,曹云就向节目组投诉裁判组,说自己如果因为裁判组没有负责工作,而导致经济损失,将追究节目组的法律责任。裁判组无奈接了电话,曹云仍旧没有证据。

    之所以三裁判头疼,自然是曹云猜对了,所以裁判组才纠结节目规则。假设是错的,直接给他,打发他就好了。三裁判也很聪明,知道自己这么推脱,曹云已经肯定犯柒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最后李墨接电话:“曹云,人要讲道理,你总要说个理由吧?”

    曹云道:“说了你们不信。”

    李墨:“信,你说什么我都信。”你说你是女人我都信。

    曹云回答:“理由就是,这收钱手段完全是抄袭。”

    李墨看另外两裁判,两裁判点头。李墨道::“行,给你,给你!不要再打电话,烦死个人了。”

    ……

    晚上十点,每位嘉宾首先交出协助犯陆收钱者的名单,也可以直接写犯陆收钱。

    答案上交后,管家随机排序请嘉宾轮流进入小黑屋答辩。

    曹云第三位进入小黑屋,坐下对三裁判一笑:“谢谢三位的搜查令。”

    李墨:“说下情况。”

    曹云:“犯柒买一套房子,开发商脑子瓦特,或者是程序记录出现了问题,或者是工作人员出问题,最终弄错了房子。导致出现一房两卖的情况。犯柒一怒之下,将开发商告上法庭。开发商是一位相当看重自己信誉的商人,不仅向犯柒道歉,并且还愿意双倍赔偿。也就是赔偿犯柒两百万,犯柒有感开发商的诚意,于是撤诉了。”买坏车是三倍赔偿,有法律做后盾。

    曹云:“在犯柒买房子之前,有人找到犯陆:哥,这块地我要了。犯陆:你要当然可以要,不过要招标的,你懂?有人:哥,我懂,这是两百万。犯陆:打住,我为官多年,两袖清风,从不收黑钱,你找错人了。你如果愿意就坐下来喝杯茶,你如果坚持要给钱,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

    曹云:“有人非常佩服犯陆的官品。于是坐下来一起喝茶。犯陆问起有人目前买的房子,说是自己亲戚要买。有人意思是打个骨折卖给犯陆亲戚。犯陆再次严正声明,自己为官多年,两袖清风……话题一转提醒和教育有人,你们做生意一定要讲信誉,千万不要出现一房两卖的丑闻。万一被告上法庭,双倍赔偿是小事,声誉受损则是大事。”

    三裁判面面相觑:“……”资料中没有曹云绘声绘色描绘的如此立体,只是用生硬的文字说明了过程。

    李墨:“证据呢?”

    曹云:“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是这么干的。既然知道这么干,我就让手下去调查。我做老大的已经给他们指明了方向,难道还要我这个做老大去跑腿?”

    李墨:“你万一不是老大呢?”

    曹云:“都要小弟拿主意了,这老大位置迟早是我的。就算我是小小弟,我拿了主意,老大肯定要勤劳一点,才能把功劳揽到自己怀里对不对?李墨,这个活不能一个人全部干完。你干好了,以后你的活越来越多。干砸了,你就得背锅滚蛋。你就说我说的对还是不对,你要说不是犯柒,或者犯柒不是这么收钱。OK,那我就认栽。”

    九尾:“曹云,你拿到搜查令,给你资料了。资料中有线索显示,犯柒在海外投资。只要你细心核对账户,很容易拿出证据。我们要的是这份证据,不是你这样乱猜。”

    曹云:“你们给我资料的时候已经六点半了,还要去逐条核对账户信息。犯柒给的钱是转弯的,投资给离岸银行老板开的一家皮包公司。皮包公司已经倒闭。我还得先找到皮包公司的投资账户,然后去比对离岸银行的账户。你们就说,我是不是第一个就盯上犯柒?我没有盯别人吧?”

    三裁判沉默。

    曹云看李墨:“李墨,你督办案件,难道每个案子都要亲力亲为?”

    九尾:“你为什么不说我?”

    曹云无视:“恬儿,改天请你吃饭。”

    令狐恬儿:“我觉得曹大哥说的很有道理。曹大哥找到了犯柒,并且说明了犯柒收钱的过程,也点明了给钱的人。只要找到给钱和收钱的人,根本不需要去查询离岸账户,就可以形成证据链。我同意曹大哥通过。”

    李墨苦笑:“我虽然觉得欠妥,但是恬儿说的非常有道理,我也同意吧。”

    曹云看九尾,九尾:“通过,通过,通过。”

    管家见曹云要欢呼,忙在一边交代:“别出声,安静的回去,需要节目效果。”

    好说,有钱什么都好说。曹云悲惨了一张脸出去了。桑尼一看,对越传道:“犯柒没跑了。”

    越传:“我理解你所说的,曹云这模样不符合失败者的表情。他真失败了,肯定会恼火愤恨。不过……”

    桑尼:“不过?”

    越传:“不过你怎么知道曹云写的是犯柒?”

    桑尼笑呵呵:“哈哈哈哈……我怎么会知道曹云写的是犯柒?……哈哈哈哈……越局长你这个问题问的实在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十秒哈哈哈哈,桑尼愣是没把谎话给编出来。

    ……

    桑尼第四位进入小黑屋。李墨看见桑尼比刚才还头痛:“根据负责曹云的导演,根据负责你的导演说明,你今天下午趴在曹云门口偷听了一个小时。没有猜错的话,你在知道犯柒名字之后,回去整理犯柒资料,找我们要了搜查令。最终肯定能整理出让我们满意的答案。”

    桑尼大喜:“谢谢三位。”

    李墨:“但是你作弊的行为……”

    桑尼立刻否认:“李墨,不要乱说话,小心我告你诽谤。什么作弊?我暗恋曹云很久,今天实在按捺不住一颗相思的人。如果当时听不到他的声音,我就会去死。这是什么?这是爱情……李墨你抱头是什么意思?作为一课课长,难道你在歧视男同胞之间的爱情吗?”

    三裁判皆双手抱头低头不语,没人想接桑尼的话。

    三十秒后,九尾无奈:“桑尼,作弊就作弊吧……”

    桑尼:“作你妹。老子没有作弊。规则内有说不能在庭院内走动吗?规则内有说不允许去听爱人的声音吗?基本法理:法不禁,皆可为。反过来我问你们,假设是曹云主动给我犯柒的答案,那算作弊吗?”

    互相看看,九尾:“不算。”

    桑尼:“你如果提前把搜查令曹云,曹云会将犯柒名字卖五十万刀,每个人卖过去,你们信不信?他这么无耻倒是没作弊,我就是思念他的声音,你们就说我作弊。还有没有爱情?还有没有王法?”

    九尾忍住想吐出来的血:“桑尼,不一样的。严格来说,你这属于盗窃。”

    桑尼问:“你U盘里有明星的照片,我拷贝过来就算盗窃?我给曹云也就是失主造成了什么损失?难道犯柒是曹云的私人财产,还是曹云拥有犯柒的专利权?”

    九尾:“有个前提,曹云必须同意告诉你答案,你才能合理合法的拥有与利用答案。”

    桑尼:“他肯定同意。你可以把他叫进来问他。但是我有言在先,他不是损人不利己的人。他进来之后肯定要扒我皮。我如果真无耻,我可以直接说是曹云告诉我答案、”

    “是,你不无耻,你有节操。”令狐恬儿实在忍不住回了一句。

    三位裁判都知道桑尼说的是真的。曹云进来肯定认,认给桑尼答案也好,认和桑尼相爱也好,曹云都无所谓。关键是曹云会找桑尼要钱,桑尼你过关赚了两百万刀,怎么也得分一百万刀,你说对不对?不对?我要打个电话……现在120万了?不给,我要打个电话……白纸黑字加视频和录音……

    曹小人刚走,来了桑剑人,结果还要把曹小人再请回来,看两个人在面前表演一番。这不是自虐吗?

    但是就这么让桑尼通过,三人都不甘心。

    李墨:“桑尼,你怎么会认为曹云能找到线索?”

    桑尼回答:“我肯定是找不到线索,所以我根本就不找线索。曹云如果找不到线索,最少还有人陪我出局嘛。”昨晚十点到今天下午一点,桑尼就看了五分钟的资料。拿到犯柒的名字后,桑尼才开始整理材料。

    桑尼:“李墨,我知道平时我们三课有些欺负你,毕竟我们实力差距明摆在这里。你要公报私仇,我理解,我不怪你。”

    李墨气极反笑:“你这是激将法吗?”

    桑尼道:“也不全是。比较下我到三课后的成绩,你摸良心说,是不是有些自惭呢?”

    这……不太好否认,特别是桑尼推翻曹云飞机教练涉嫌的一桩命案,找到命案真凶。这种帮一课擦屁股的行为让一课的探员着实窝火。更可气的是,人家课长找上门说:一课还没有谢谢他们三课。李墨做为课长,不仅感谢,还恭敬的把人家送出门。

    李墨想念到此,没有心情和桑尼再聊:“行啦,我通过。”

    两女一起看李墨,你有没有原则?明知道是激将计,你还中计?

    桑尼看九尾:“要说九尾你以后肯定还少不了和曹云打交道,需要奸细的话,只要一个电话。当然,这也是因为我是警察,要维护法纪,不能让一些无良的律师操控司法。”

    九尾:“可是你刚才还说爱他。”

    桑尼:“我就爱他的无良,而且我可以附赠一个消息给你。”

    桑尼在九尾耳边轻语一句,九尾很惊讶看桑尼,而后琢磨一会,看桑尼:“桑尼,我个人不是很赞成你这种卖友求荣的行为。”

    桑尼:“两百万刀,还要什么爱情?”

    九尾难以置信一般看桑尼,很无奈道:“好吧……通过。”

    桑尼笑嘻嘻谢谢,对令狐恬儿道:“2:1,没你这小丫头片子的事。再见。”走人。

    令狐恬儿怒:“草泥马。”

    李墨看了眼九尾,九尾在李墨耳边道:“他让我小心一些王磊,说曹云帮王磊,居心叵测。”

    李墨倒吸口冷气,想了一会:“说起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九尾:“继续吧,我们继续吧。最少最不要脸的两个已经结束了。”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虽然现在算是身份相当,但是由于个人成长的曲线不一样,造就了各种性格。诸如九尾,李墨和令狐恬儿,要让他们当小丑,他们是办不到的。曹云和桑尼在市井打滚多年,为人做事更接地气。做某些事对他们来说,不存在心理负担。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曹云与桑尼如果没有可靠的技能与本事,是到不了这个阶层。

    一句很现实的话:没有人有义务透过你无赖的性格去发现你优秀的内在。(这句话是某位对多本书书名有意见的读者送给我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