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快眼小说网 > 覆手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寒子案(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快眼小说网] https://www.kyxs5.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镜头继续分析:“对方挺高明的,还特意通过硬毒供货商设局。我们都想,能让这级别罪犯配合的人,肯定非常厉害。怎么会让一个小毛贼去负责计划的核心部分呢?没想到对方反其道而行。”

  镜头:“小毛贼听起来很精明,他应该清楚如果自己说实话,自己麻烦就大了。自己坚持口供,基本上没什么事。我只能分析这么多,祝你好运。再见。”

  “再见。”

  镜头:“对了,你说硬毒供货商跑泰国?需要我帮助吗?”

  曹云惊喜:“可以吗?”

  镜头:“可以不可以主要看你愿意出多少钱。”

  曹云立刻道:“为了寒子,我愿意出十万。”

  “去死吧。”

  “等等。”曹云:“你开个价。”

  镜头:“五百万。”

  “你去死。”

  镜头:“我需要通过朋友去找人。你知道供货商级别不低,要他的兄弟出卖他,肯定需要一定的金额才行。每个环节都需要花销。”

  曹云:“五十万。”

  镜头:“一口价,三百万。”

  曹云呲之以鼻:“六十万。”

  镜头:“你没诚意,再见。”

  曹云:“十万美元,OK?”

  镜头:“三十万美元。”

  曹云:“十五万美元,外加一条,下次你需要帮助,我开最低价。”

  镜头:“三十万不能再少了。”

  曹云:“你应该知道我是通过什么途径找到你的。”

  镜头:“威胁我?”

  曹云:“二十万美元,三天内抓到人,我加五万美元。”

  镜头:“成交,等我的好消息。”

  曹云:“喂,你最近怎么什么钱都赚?”

  镜头道:“你别误会,你以为我做诬陷计划就能赚很多钱吗?你见过哪个打工仔因为勤劳打工而致富的?你这单算是我接的很大的一个单子。所以你放心,我肯定会尽全力帮你搞定。另外,泰国我这边朋友不少,以后有泰国这边的事找我就行。”

  曹云笑:“你不会做了泰黑的上门女婿吧?”

  镜头:“……关你屁事。”

  曹云呵呵笑,突然灵光一闪:“还真有一个事,张子乔知道吧?他一直隐居在泰国。被人雇佣到东唐杀我,结果被警备队灭了。警备队有警员因为保护我而死。这件事呢我一直惦记着。警方始终没弄清楚是谁让张子乔去东唐。表面上有人偷换了邮件接受对象,但是按照道理来说,张子乔回东唐,人生地不熟,肯定有联络员。而且张子乔怎么知道我当时的位置呢?这也是个问题。”

  镜头问:“你目的是什么?”

  曹云道:“张子乔已经被判处死刑,原本应该已经行刑。但是因为这个问题没有弄清楚,最高法又给他续了两个月的命,给警方两个月时间补充侦查。张子乔在泰越隐姓埋名十年,他有没有家人?”

  镜头惊叹:“难道你要下作的用他家人去威胁他?”

  曹云:“威胁?老子险些被干掉,威胁算个屁。有些事既然没有规则,那就不要规则。你行吗?”

  镜头:“我先查,价格不好说。”

  曹云:“你要坐地起价?”

  镜头:“必须的。”

  曹云:“第三次找你帮忙,就是麻烦你调查下镜头隐居的地点。”

  镜头:“哈哈,别生气嘛……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朋友的案子我要两千万你也会给。我这人是很讨厌讨价还价。”

  曹云:“不是哦,寒子只是朋友,没那么值钱。”

  镜头:“哦了,有消息我会联系你,拜拜。”

  “拜!”

  ……

  曹云又来搜查三课,风雪已经习惯了曹云到来,见曹云来立刻去打水。曹云坐在桑尼身边,桑尼通过电脑正在分析案情。曹云将自己和镜头联系的事说了。

  “赵三?有这个胆?”桑尼翻出赵三的履历,资料中写有前科,但是查询权限不够。很显然是少年前科。赵三进局子次数很多,有热心群众见他可疑就报警的,有丢了东西报警后警察找他聊天的。实际有证据的拘留一共两次,由于涉及财物金额太少,警方没有立案。

  赵三也确实新交了一位女朋友,赵三说的一切都可以证实。

  桑尼看了会资料,问:“你知道东黑这种社团中,谁是最危险的吗?”

  “大佬?或者大佬御用打手?”

  桑尼:“不,最底层的小混混。大佬能当上大佬,说明他遵守规则。举例来说,大佬走出门,你进门撞了大佬,有可能发生几个情况。大佬向你道歉,大佬骂你,大佬让手下打你一顿。反过来你不小心撞了小混混,有可能发生几个情况,骂你,打你,捅你。小混混认为自己的尊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他当混混为的就是面子,他不会考虑后果。加上他这个阶层的圈子都是一个个嚣张不可跋扈。他被你撞了,你没道歉,他怎么下台呢?”

  曹云:“嗯?”

  桑尼:“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告诉你:赵三的口供不好拿。我只能是尽人事试一试,如果我这边不行,我只能按照程序请检察官,上庭后你自己想办法。”

  “喂,还没开始你就没有信心?”

  桑尼道:“我找派出所了解过,赵三以前被拘留期间,他不仅不以为耻,还以为荣,向同拘留室的人炫耀自己多牛,自己认识多少人,自己有什么背景等等。有些罪犯他们被捕后会服软,也许不是心中服软,但最少在表面上,警察和法律是可以震慑他的。”

  曹云叹气:“我还以为你多能耐呢。”

  “喂,我现在是警察,警察要守法。换了我之前身份,我保证一分钟内他就跪地求饶。”

  风雪把水放在曹云面前,曹云:“谢谢,风雪你今天好漂亮。”

  桑尼反问:“她哪天不漂亮?”

  曹云无语,尼玛!这就是标准的踩兄弟送殷勤。

  桑尼:“准备一下,提审赵三。”

  ……

  “姐姐,今天要问什么呀?”赵三笑嘻嘻的问面前的风雪。

  桑尼进入审讯室坐下道:“赵三,我这里开门见山和你说明下情况,你如果不愿意听呢,我们就开始审讯环节。如果你愿意听呢,我会先关掉摄像机,因为我不对我说明的情况负责。”

  风雪轻撞下桑尼,这好像违规,涉嫌恐吓。

  桑尼道:“我是好意,你自己考虑吧。”

  赵三无所谓:“行,我就听听。”

  桑尼对摄像头做个手势,作为后娘养的三课,审讯室内没有关闭摄像头的功能。

  摄像头红灯灭了之后,桑尼道:“我就介绍下人物,汽车车主叫严子寒,她的男朋友叫曹云……算了,我无法向你解释曹云这人有多小气,摄像头。”桑尼还真说不下去,曹云这人有仇必报,除非有钱。有些事有钱也不行。曹云表面很清楚,斯文文雅,微笑待人,和蔼可亲,人畜无害……

  桑尼翻开资料:“今天提审你,是因为我怀疑你诬陷车主严子寒,你承认吗?”

  风雪和赵三一起看桑尼,这是什么审问态度?一点艺术和技术都没有。

  桑尼心中有数,他知道赵三会怎么回答。

  果不其然,赵三回答:“警官啊……”

  桑尼:“我在问你承认不承认,别浪费我时间,OK?”

  赵三耸下肩膀:“不承认。”

  桑尼:“审问结束,带他回去吧。”

  赵三:“喂,什么意思?就为问这个问题把我从警局拘留所带过来?”

  桑尼站起来,悲悯的眼神的看了看赵三:“风雪,和拘留所交代一下,把他伙食标准提高一些。”

  “是前辈。”

  “喂。”赵三还要说什么,被制服警员带走。

  风雪看桑尼:“前辈,我觉得曹云不是那种人吧。”

  桑尼:“风雪,你只看见表面。我问你:曹云上法庭输过几次?”

  风雪:“胜率非常高,就算有些庭审败了,也达到了他想达到的目的。”

  桑尼:“既然有人投资诬陷寒子,他们怎么可能不了解寒子呢?他们怎么可能会期望曹云在法庭上翻船呢?曹云可能唯一做不到的就是让死人改口供。”

  风雪问:“前辈为什么不提醒赵三?”

  桑尼回答:“因为我是警察,有些事情是我的推测和猜测,作为警察不能乱说话。我也很无奈的。”

  ……

  曹云离开了搜查三课去了警局拘留所,在未被正式指控之前,寒子先住在拘留所内。

  寒子看对面的曹云表情凝重:“别吓我。”

  曹云道:“现在情况不太乐观,对方诬陷你的计划现在只有最后一步,就是让赵三永远沉默。赵三后天就会被释放,他不符合证人保护条件,桑尼也无法申请到保护性监视,因为所有一切我们都没有证据。他没死,这案子我还是有把握的。他要死了,那就不好说了。”

  寒子想了一会问:“如果罪名成立,我要被绞死吗?”

  曹云:“那不至于。”

  东唐法律标准,以寒子汽车搜出的硬毒重量,六个月到七年。最高为十年。

  这也是让曹云纠结的地方,他不知道要不要让寒子认罪。寒子认罪有利的一面:态度好,桑尼肯定会帮忙说好话,不利是因为寒子有前科,缓刑是不太可能的。估计两到三年。假如寒子不认罪,最后罪名成立,应该是五到七年这个坎。

  曹云道:“现在你要好好想想,你得罪了谁,你最近做了什么事。

  寒子回答:“你还不知道我的业务?基本就是抓拍偷吃。难道以前被我抓拍的人现在变成土豪,找我寻仇?”

  曹云:“不,我觉得这个案子的幕后指使者能量挺大的,奇怪的是幕后人并不想弄死你。按照我的了解,对方这么做是留有余地,不想把事情做绝。原因不清楚,现在就要看赵三离开拘留所后死不死。”

  曹云:“如果赵三被杀,那代表对方势力很大,同时对杀害你存有一定的顾虑。如果赵三活着上庭那是最好了。不过……也不能保证不是镜头的烟雾弹,这家伙不值得信任的,他有可能在转移我的调查方向。”

  寒子神情轻松道:“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不就坐牢吗?我会适应的。”

  曹云笑:“你还是努力想一想。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由于寒子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未提出指控,所以两人会面有警员在一边,不排除将两人对话上报可能。同时还有严格的会面时间限制。时间一到,警员就出面干涉,曹云只能离开拘留所。

  ……

  寒子案已经足够批捕,九尾也催促了几次,但是桑尼以还需要补充侦查为理由,暂时拖延。这件事导致维护桑尼的三课课长和检方发生了一些冲突。暂且不表。

  就在此时,离开拘留所三天的赵三被发现淹死在自家浴缸中。根据尸检和物证组调查,浴缸边连接了电源的电吹风掉落浴缸中,赵三被电击导致暂时性昏迷和休克,最终溺水而死。

  根据赵三朋友说明,当天晚上赵三很豪气的包场请十多位朋友喝酒,唱歌。坐出租车离开时候赵三还算清醒。在包场期间,有人问起赵三是不是发财了。赵三神秘回答,不可说,不可说。

  桑尼站立在解剖台前,看着赵三尸体许久不动,心中轻叹:何必呢?

  诬陷者不在乎杀人,但是诬陷者不杀寒子,诬陷者控制硬毒供货商,杀赵三,只是为了寒子坐几年牢。其中一定有原因,最可能的原因就是曹云。

  有人想坑寒子,但是又给曹云一些面子,或者是顾虑到曹云这边的事和人,没有把事做绝。

  风雪拿了证物袋进入解剖室:“前辈,严子寒手机。”

  桑尼看证物袋内闪动的手机,道:“你接。”

  风雪接听:“嘿!”

  桑尼举个拇指,和寒子的声音很接近。

  “寒子,为什么不接电话?资料我发你邮箱了。”

  桑尼拿过电话:“你好,我是搜查三课探员桑尼,可以和你见个面吗?”

  对方回答:“对不起,我最近没空,如果寒子有空请让她给我电话,谢谢。”

  ……

  审讯室。

  “寒子,你认识松田吗?”

  严子寒:“名唐松田?认识,是名唐一位同行。是我朋友的朋友,一次去名唐办事一起吃饭认识。我让他帮忙查一些资料,是南宫腾飞委托我查的。”

  ……

  笔录室。

  南宫腾飞:“没错,一桩离婚案,丈夫在名唐开公司。我让寒子调查丈夫实际资产,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