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jun]的全部小说

护花剑(修改版) 护花剑(修改版)
作者:alijun
简介:
     丁少秋插着插着,大宝贝被祝秋云的淫水浸得更是粗壮肥大地在她的小穴中深深浅浅、急急慢慢地抽插着。丁少秋以无畏的大宝贝捣插挺顶、狂干急抽、斜入直出地猛操着祝秋云的小穴,直干得她阴唇如蚌含珠,花心也被丁少秋顶得浪肉直抖,弄得祝秋云摇臀摆腰,淫水不停地往外狂流着,这时的她已泄得进入了虚脱的状态,爽得不知身在何处,心在何方,肉体的刺激让她陶醉在母子交欢的淫乐之中。这一刻的甜蜜、快乐、舒畅和满足,使她欲仙欲死,恐怕一辈子也忘不了啦。 丁少秋边插干她的小穴,边爱怜地吻着她的娇靥,轻轻地道:“娘,你的浪水真多啊。”
情海浮云录 情海浮云录
作者:alijun
简介:
     卷一 情窦初开 第一章 天才黑客   2004年 美国五角大楼 “史密斯先生,‘黑侠’那家伙又来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坐在电脑前停下动作的情报员站起来,口气带点无奈又隐隐带点佩服的口气说道。 那被情报员称为史密斯的人转过身,快步来到那电脑前,看着屏幕里夸张的躺着一条毛毛虫,史密斯年迈的脸上满是愤怒的神色,“妈的,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每次都带着希奇古怪的东西来,一次比一次恶心。”恩托-史密斯脸上的皱纹因情绪激动连成一条线,那周围的情报员强忍住笑意,而之前那名情报员为了掩饰他的笑意,转过头笔直的对着电脑,认真却带点颤抖的说道:“那这次是破还是不破。” 恩托狠狠的拍了一下那情报员因笑而显的颤颤的肩膀,骂道:“臭小子,当然破了,不破,那家伙又把机密泄露给那群惟恐天下不乱的媒体了。”不久前,史密斯实在烦不胜烦,在知道那黑客是单纯的切磋技术后,下命令置之不理。 结果那病毒虽然如他所愿消失了,第二天,报纸上却登出了美国五角大楼让黑客出入自由等内容,使的恩托被美国国防部长狠狠的骂了一顿。 恩托恶狠狠的转过头对着旁边的情报员骂道,“不准笑!妈的,是不是那次的笑话还不够?给我加大力度追查那家伙的下落,要是给我查到,我非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 情报员们虽然脸色严肃了不少,但是依然跟着恩托的话用口形一起念了一遍,原因无他,因为每次这个“黑客”来时,恩托都会破口大骂同样一句台词,久而久之,大伙不用特意记都会念了。 “这次又是什么病毒。”恩托假装咳嗽了一下,又瞪了不正经的手下一眼,对着情报员说道。 “呵呵,好家伙,一次比一次刁钻了。”那情报员“呵呵”一笑,说起这个“黑侠”是从9,11事件后开始出现的,第一次出现在美国五角大楼,而后又频频出现在美国FBI等等国家机密部门,早期时,已经能看出他的技术非常之高,其隐藏的能力尤其之高,迫其集中机密部门精英的力量却依然让他从容离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各部门开始了解到这名“黑客”用其独特的方式改正网络防火墙的缺点,所以美国人对其是又爱有恨,所以情报员对他的出现虽然懊恼,但是还是蛮乐意的,因为他帮助美国人改进了许多缺点,使自己技术更为纯熟。要是被其他黑客闯进来,大家不紧张才怪呢。毕竟中央电脑聚集了美国大量的机密文件。但是饶是如此,美国人的进步速度依然无法比的上那黑客,这使美国人非常懊恼,为了防止意外,中央已经决定将机密文件转移出中央电脑了,虽然是小心的表现,却也不得不让美国人懊恼的承认,他们向黑侠认输。 “什么能力?”史密斯看着屏幕上那本来只占一点点的毛毛虫因情报员破译而开始变大,很明显都为失败。 “目前估计是使整个电脑变的缓慢,但是它不是像外面那种普通病毒般呈无意识的繁殖,而是因破译失败而开始变大身躯,也就是繁殖。”看着屏幕上出现越来越多的“食物”情报员无奈的笑了一下,“这些“食物”就是我的破译失败的次数……靠……还伸懒腰”。情报员们大声笑着看着荧屏上那伸着细长腰身的毛毛虫,而后又开始奋力的跟着这名不知非敌非友的“毛毛虫”作战。 十分钟后…… “呼……史密斯先生,终于成功解码了。”情报员放开因紧张而缩紧的身躯靠在软椅上道,“这个病毒似乎是个未完成体,毫无以前他创造的智能病毒般可怕难缠,这个病毒就像被戴着大量钥匙的犯人站在那任你拆解,只要需要时间,解开并无多大困难。” 史密斯严肃的点点头,道:“也就是说如果解码失败的话,整个电脑会摊痪。” 情报员点点头,推测道:“不一定,这个病毒并非完整的,估计他放这个未完成体是在测试这病毒的可用程度……”话未说完,屏幕里那毛毛虫裂嘴一笑,旁边现出一行英文字母:这病毒是本人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养成,原本希望它能完成一般杀毒软件的功能吞噬病毒,但是从刚才的脱智型病毒测试得知,“毛毛虫”进化体非常可怕,原意上我希望将其改造成能吞噬病毒,使其成为更加有智能,能及早推测的病毒的类型并吞噬消化,但是严重的是如果它吞噬到某种地步的话,我可能会失去对它的控制,所以我无法限制其能力的话,我不得不摧毁它,感谢你们的测试。”‘咻’,屏幕上的毛毛虫招了招手,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先生,这次显示的是日本东京的IP地址。好家伙,竟然连这种病毒都做出来了,幸好他似乎无意对网络社会造成破坏,否则整个网络世界不给他弄的大乱。”一个情报员‘啧啧’称奇道。 “不用理那地址,妈的,技术到那地步,还会留下那破绽嘛。”史密斯拍了一下手说道:“想不到他想到以‘毒’吞‘毒’方法来代替杀毒软件。。嘿……如果成功了,这是个对网络社会史无前例的贡献。” ………… “无风……吃饭了。”冷无月在楼下喊道。 “来了。”冷无风大声回应道,伸了伸懒腰,看着窗口中正蠕动着的毛毛虫,冷无风露出个复杂的微笑,喃喃道,“看来你还不乖啊,如果我无法将你改进,我不会让你出世的,知道吗?小强。” 关上笔记本,冷无风慢步跺下楼,没有看到那个疯狂的老哥,无奈的耸耸肩道:“老哥又通宵了!”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冷无风一家是浙江人,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他妈妈在7岁那年就去世,他爸爸早期在改革开放时从乡下赶到城镇创业,当了个小小的厂长,家境还算可以。 冷父冷哼一声,道:“没有出息的人,整天就知道玩游戏,都24岁的人了,从来都不为他自己的未来打算打算。”随后又叹了一口气,“幸好你们够争气,无月你的工资也算高。呵呵,还有你,无风啊,你最让我骄傲,你从小就是个自学天才,听说今年上海大学联合举办的“金软杯”你获的了第一名。” 冷无风点点头:“是哦,奖金2万!”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冷无风的编程能力非常强,却不知道他的黑客技术更强。 冷无月开怀一笑:“不但如此,老爸你可能不知道吧?” “哦!”冷父开心道,“还有什么好事。” “无风他的软件开发天赋非常高,所以国内外的大型企业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甚至微软公司开出月薪1万的待遇邀请无风毕业后加入微软开发团。” “好……呵呵,才一个学期就有这么大的作为,不错不错!”冷父开怀大笑,对自己有着这样聪明的儿子感到骄傲非常,“对了,那什么时候领奖啊,无风?” “今天去学校,明天学校就要开学了,后天领奖呢,以后我可以自己养自己了老爸,2万的奖金对我来说够我用很长时间了。”冷无风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有台电脑就很少用钱。”更何况,自己银行的存折…… “呵呵,知道了,孩子长大了。”冷父满意的点点头,“我也可以退休了。” “爸爸,现在厂里是不是不景气?”冷无月夹了个蟹肉丰满的蟹壳给冷无风,问道。 “是啊,再说我老了,也是该享享清福了。”冷父今年已经50岁,在商场失意,又看到儿女都有出息,特别是最小的儿子冷无风的作为更是老大开怀,也萌生了享清福的念头。 “好啊!”冷无风笑道,“也是该您享福的时候了,老哥以后会懂事的。” “恩!”冷父勉强一笑,无法对冷云抱太大期望。 ………… 春风送暖,在春风荡漾中上海交大迎来了大学第二个学期的开始,今年的交大似乎格外热闹,校园古朴的大门外贴着醒目的红色大字:热烈庆祝交大学生,冷无风,秦素雅分别夺得‘金软杯’的‘冠军’和‘亚军’。 当冷无风拖着笨重的行李,滚轮在地上发出‘骨碌骨碌’的响声时,看着头上那巨大的红字,冷无风微笑着步入大学校园,看着记忆中依旧粗壮的各棵大树,他感觉到了春的深刻含义。 交大宿舍 “嗨,我的哥们……你终于来了。真是想死你了,来,亲一口。”我刚一打开门,室友马建就夸张的给冷无风一个热情的拥抱,并作势要KISS。 “倒,滚蛋,我又不是GAY……死一边去。”冷无风大骂道。 “咯咯。”由于马建比冷无风高了半个头,所以当有女人发出‘扑哧’的笑声时,我才尴尬的挣开了马建那让人吓出冷汗的“热情拥抱”。 马建咧嘴一笑,道:“来,给你介绍一下,我女友!杨清!”马建夸张的一个‘请’的手势,替他身后的女孩子做了个介绍。 冷无风抬眼一看,一个容貌清秀的女孩子,特别是她的双眼非常有灵气,仿佛会说话般,感觉到我的打量,杨清羞涩的低下头,低声道:“你好,冷无风。” 冷无风‘嘿嘿’一笑,道:“才一个寒假不见,你就拐到一个美女,有你的。” “嘿,说来惭愧,沾你的光喽。”马建摸了摸耳朵,感到不好意思,道,“当你得到‘金软杯’的冠军时,来访问你的女同学们多不胜数,但是你提早回老家,所以只有我招待她们,结果看到她……嘿嘿。然后我展开热情的攻势,接着一般……如此一来……最后被我……就这样了。” “什么啊!”杨清大感受不了,轻拍了一下马建的胸口,马建状似作痛的捂着胸口,让杨清又是一阵好笑,她低声道:“无风同学,以后请多指教,我是软件工程系的大一学生,跟你同班。” 冷无风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手道:“呵呵,多指教。对了,马仔,小为小华他们呢?”我的寝室是为四人住的,同室除了马建就是何有为,刘华。 “嘿嘿,老大鸿福无边,托你的福,再加上我的提示,他们各个抱的美人归,现在不知道在外面是不是做了苟且之事呢!老大,你就不能晚些来吗?我正要跟我的女友亲热呢!”马建颇有些幽怨的看着冷无风,仿佛怪罪他为什么这么早回来。“ “你说什么啊,再说我不理你了。”杨清不依的嗔道,别有女人的成熟韵味。 “就是就是,马仔这家伙欠揍了,老大别睬他。”从门外进来个年约21的帅气学生,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嘴上挂着懒洋洋的笑意,此人正是何有为。 “想你哦!老大”,何有为,刘华跟马仔一样给了冷无风一个夸张的拥抱,然后拥抱着各自的女人道:“来,自我介绍一下。” 一个将头发染成褐红色的女孩子微微一笑道:“冯曼娟,你好,久仰大名。我们三个女生跟你都是同系同班的学生,可能你很忙,所以不会记的我们这些平凡女孩子吧。” “不会,当然不会!”事实上冷无风为了写程序,的确很忙,忙到整班同学中没有记的几个人。 这时,何有为旁边的女孩叫道:“我叫宋子欣,你好哦,冷无风,很想跟你做朋友,可以吗?”说着,调皮的向我眨了眨眼,看的出她的个性非常开朗。 冷无风苦笑不得,道:“你们好样的,不等我找一个,你们就各自有女朋友了,果然是重色轻友。” “哪有哪有,老大别瞎说。”马建夸张的摇手道,忽的又一拍手道,“哇,老大,你艳福不浅,交大校花第一第二美女都来找过你哦。” “是啊是啊”刘华猪哥似的抬起头,遥想着那日一见两大校花的迷人风采,唇角露出一滴口水,冯曼娟皱着眉头说道:“哼,猪一样的男人,看到美女就这样,以后不准你碰我。” “啊啊!没有啦,我只是想到如果是老大的话会是怎么样的反映。”刘华赔罪的道歉。天啊,如果不能碰女人,干脆自杀算了。 “是吗?我并不认识她们啊?只是在“金软杯”的总决赛上对蔡素雅有过一面之缘,其他的就没印象了。还有……”冷无风无奈的举起手投降道,“拜托你们……考虑一下王老五的心情,别在这里打情骂俏。” “切,老大,你的艳福可比我们深哈,两大校花同时来找你,难道不是个美好的开端,我可以清楚的看见,以后老大肯定是左手一个蔡美人,右手一个秦美人。”马仔酸溜溜的说道。 “那要不要给你也找个。”杨清生气的说道。 “不用不用,我专门侍侯你就行了,其他的留给老大吧,嘿嘿……嘿嘿……” 何有为摇头道:“谁不知道蔡美人有男友了,连个秦美人旁边也是众草环绕,这些可是背景优越的校草啊,我想我们就不用想了,不过老大嘛,五五之数,嘿嘿,前不久微软公司不就抛下这个1万元月薪的价码邀请老大加入嘛,只要加入,老大一下子就跃入上层社会,没貌没关系,有钱美女照样一大把。老大有没有心动!嘿!” 冷无风摇摇头,道:“我对美女没兴趣,我可不想找个可能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过生活。”看着六人夸张的瞪大双眼,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无风,“真的啦,如果我有钱,还不如买台先进的电脑,买间好房子等就可以了。” “老……老大你要当和尚?不要女人啊?”刘华惊呼道。 “恩……有啊!找个小家碧玉就行了,像你们女友这般可爱的。”冷无风揶揄道。 “啊,早知道我就做你女朋友了。”宋子欣可爱的皱着眉头。 “不准……”何有为警惕的看着我“子欣是我老婆,连老大都不给面子。”刘华和马建也是瞪着我,防我就像防着色狼似的。却不知道一下子间,他们的称呼由女朋友一下子进入最亲密的夫妻关系。 “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花了,风流债不是每个人都能惹的起的。”冷无风话有深意的看着何有为,因为他是四人中最帅气的男人,也是最花的男人,偏偏家底不是很好。 “知道了,比我老婆还罗嗦。”何有为说道,却不想被旁边的宋子欣捏了一下 宋子欣生气道:“我很罗嗦吗?啧?虽然猜到你以前很花,想不到真的花啊。哼!老大你放心,你女朋友我帮你留意。”宋子欣拍着胸脯保证道。 冷无风摇摇头,开始整理床铺与衣物,对旁边的痴男怨女报以苦笑